最后的温暖,永远的思念

文/浅草

01

手里拿着被砸碎了的核桃,我一口一口塞进嘴里细嚼慢咽,感受这其中的滋味。

还是往常的核桃,今日吃来觉得格外得香,一种甜留在舌尖,堵在嗓子就咽不下了,顿时内心五味杂陈。

这是他留给我最后的礼物——核桃。

想到之后再也吃不上他为我做的一顿热饭;想到之后回去再也不能收到他给的礼物;想到今生再也无法相见的时候,鼻子酸酸的,如鲠在喉。

02

他离开了,我做了很多的梦,我的梦里他依旧如初。那慈爱的笑,那低沉的声音是我生活里的魂牵梦绕。

他走了,我给父亲打电话都变少了。我不知道除了慰问关心一下父亲还能说什么!娘家里,他如主心骨一样从我的心里剥离、抽去,我怎能好受呢!

小到大,伯伯如父亲一样照顾着,关爱着我。这份感激之情是无法回报的。

从娘家回来多时,一直想记下他最后的日子,每一次回忆都是泪眼汪汪,迟迟不敢动笔。

今日,思念又填满了日子,我最亲爱的人,用此文为你最后践行。


03

因为这次特殊的疫情这个春节一直没有回去。

一天中午,父亲急忙的发来视频说:“你跟伯伯说几句话,他可能不行了。”

听到这一句话,我的心咯噔一下,如一个大石头一下子砸进心脏。

我用力的喊,他微微的睁开眼睛,却不认识我是谁。电话这端,我眼泪刷刷地流。

第二天,我决定回去。那天,天下着大雨,好像知道我心里的忧伤一样,为我送行。

表弟来接我,路上大家不再欢笑,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那天晚上姐姐、弟弟、姑姑大家都赶了回去。大家用力地喊他,他也没有知觉。只是他的头不停的摇来摇去。难受地用手在空中抓。就这样站在他的旁边看着心里特别的难受。

亲爱的人,大家回来了。你知道吗?

04

第二天,他的眼睛都不睁开了。大家大声说话,他的眼泪一直流。我坐在他的床边用手,为他拭去泪水,看着他瘦弱包骨的肚皮,那前胸贴后背的样子心如刀割。

可怜的人呢,三十天没有吃一口饭一滴水,食管癌晚期的痛苦没法想象。如果不是这些点滴维持着,他都等不到路上解封大家回家。

以前他最怕吃药、打针,父亲说大家回去的前一天还问要不要继续打针,他说要打的。他也希翼自己快点好起来,尽管他的手已经很肿,药水常常走不下去。回去的当天找不到血管,针扎不进去才停止的。

晚上的时候,左邻右舍村子的乡亲们都来陪着大家,大家一起坐着。大家一起感慨着他曾经的种种好,一起念叨着他为左邻右舍辛苦地帮忙付出。

就在前几天他还心想着,赶快好起来去地里种土豆。

生命都到了最后的时刻,他还想着地里的庄稼。

后面的几日,一日不如一日,脉搏一天比一天虚弱。他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只有手上的温度还感觉他活着。这双温暖的手,大家还能握几日呢?

就在二月初九的早上,大家都站在他的身边。姑父给他喂了很多的水,说也奇怪,之前他一滴水都喝不下去,今天却一直喝着不停,大概喝有一次性杯子多的量。

我心里还比较宽慰,还说能喝水了,也许会不会就好起来了呢。看来,他不会有事的,我和姐姐姑姑刚刚回去准备做早饭,(我家在上面院子,伯伯家在下面院子里)我听到哥哥喊大家赶快下去。

大家是跑着下来的,父辈们说:“不要太难过,你们先不要哭,他受尽了折磨,让他安详地走吧。”

就在大家刚刚离开的一会儿他就悄悄地走了。

他走了,从此世上再无你。


05

都说阴阳都一样,在人间没有享的福,到了那里一定好好生活。

他一辈子没有住上好房子,大家买了“灵屋”希翼他在那个世界如愿。

夜里围着棺材唱“孝歌”,那是大家那里的习俗。唱到孝子的时候,大家要去烧纸。

有一首叫“游十殿”孝子听到句句心碎。说是一个人从死亡了要经过孟婆桥,一直到阎王殿,要走过很多艰难的路,而大家就要给他多送些纸钱,他在的路上好打发那些小鬼。 一直到三年的时候,他才可以修渡不再受苦。

如果真有阴间,希翼他少受些苦早日超度。

自去年八月份生病以来,他把自己的后事都一一交代了。如他所愿,日子很短,家里只放三天。

真的,如果地下有知。他一定知道大家这般的思念,我最亲爱的伯伯!

撕心裂肺地哭喊,再也叫不回他了。

三天之后,伯伯出殡下葬。大家带着无比悲伤的心情看着他入土为安。

下午亲戚们都走了,我和姐姐去他的屋里,进门那一刻那种空荡的凄凉在心里打转,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

四七的时候回去,走到他的门前,再也看不见他的人影,泪水又一次在眼眶里转。

今日百天,永别一百天的时间,他的身体或许早已腐烂,但是大家的思念没变。一直记得他曾经待我的好。

或许他没有离开,或许是用另外一种方式陪伴,他的灵魂,他的爱一直留存我心,也在上苍守护着大家。

伯伯,安息吧,今生辛苦,一世长眠!


往期回忆

一生长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