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后来再也没能找到,那时候所拥有的快乐

秋赏满月|忆起儿时

01

荷花立在那,荷叶盛了水再倾倒掉,却不觉有水的痕迹。

我晃悠悠地路过小小的白果作坊,往里边一瞧,村子虽不大,我却也未曾见过这个正忙活着的叔叔。就这么忙碌着,一起身一伏腰都散发着难以抵挡的愉悦。我后来才想明白,这也许是劳动的人才能深刻体会的那种喜悦吧!

我正好奇着那小小的机器,就这么“嗡嗡”地转着,竟能“吐露”出这么多长长的果条来,他已笑盈盈地放在我手心里一小节,那朴素的笑清泉那般涌入心田,“滴答”一声,荡漾开来。

我如获至宝,刚“出炉”的果条白嫩的像天上刚飘过的那一片兔子般的云,除了悠悠的米香,没有任何其它味道,却在味蕾上刻下了最温暖的记忆,胜过所有的酸甜苦辣咸。


02

无趣的夏日午后,我晃晃路边的小野果,耳边回想起妈妈的话“有些野果是有毒的”!于是砸吧着嘴只好作罢,悻悻地收回想要作坏的手。

在破旧的小庙堂的尽头,阳光照在椅背上,和伙伴就这么坐着,聊的无非是“村头的溪水里拿起石头,下面真的有小螃蟹呀!”“门前的摇钱树,它为什么只掉叶不掉钱呢?”

聊得实在乏味,她便提议“大家上山采杨梅吧!”

没有小篮筐,也没有小提袋,哪顾得了这么多,就这么往山头那方向走着。夏日天神一定遗落了他的铃铛,要不,我的心里怎有琮琮银音。

小庙堂里望山头,好像触手可及,走起来可不容易。手臂上蚊子贡献的通红小包消了有一半,终于站到了山头。

那日正值杨梅丰收的季节,放眼望去,遍地的紫红。如果可以,真想把这片山头藏到屋后的园子里。

个子不够高,于是压得较低的枝条上的杨梅被我采个精光,左兜右兜便塞得满满当当。碎碎念着临出来时怎么没想到先带上个小提袋。拍拍脑袋,本有意责怪自己,却灵光一闪,掀起衣服前角,这不,又是满满一兜。

终于,采到觉得足够了,便启程下山。下山为什么比上山还艰难?于是晃着晃着,掉的可真不少,竟走出了一条“杨梅小道”。

“妈妈妈妈,你看,这是我采的杨梅”。妈妈那惊诧的样子,瞪大的眼睛足以和兜里最大的那一颗杨梅相媲美。

大的小的,青的紫的,挑来拣去也便没剩几颗能吃的。妈妈洗着杨梅不忘数落我“你哪里会采杨梅哟!”

“都能吃嘛!”说着顺带咬了一口青色的那颗杨梅。

“嘶!”

酸涩到眯起了眼,半闭的眼缝中依稀瞧见伙伴的妈妈给我送来了几颗又大又紫的杨梅。她对我马虎的性子极为了解,知道我东摘西采,也不分辨是不是熟透了就往兜里塞。我悄悄扔掉那还剩半颗的青色杨梅,眼珠子骨碌一转,“嘿嘿”也便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03

犹记得吃过晚饭后,我便抓起几颗杨梅,在门前奇形怪状的石头上坐下,星夜下纳凉。

没有灯火通明,只有河对岸成群纷飞的萤火虫。偶有一两只离了群的飞到我的面前,瞧瞧它为何会“发光”,原来,是随身提着一个“小灯笼”。

我后来再也没能找到,那时候所拥有的那种快乐。

大家如今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每个人都铆足了劲追逐着自己的目标,于是狂躁、压力、无奈、焦虑编织而成的巨大的网,就谓之生活。大家如同入网之鱼,却退无可退、避无可避。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下年轻人更加倾向于选择“回流”乡村,因为那份祥和与清心现在看来,实在难得。

如今叫我爬上山头采杨梅,我是万万不敢的,而在那时候,所有的一切怎都这么简单?

我想,许是因为祥和之中遇童真,何其欢乐吧!

那么,我也将带着那份欢乐,就这么一直走下去。你也一起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