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爹 想您……

今天正上班,正在为客人调电视,手机里不知是谁要视频通话,我不方便接,便挂了,可一会儿又打来电话,我赶紧为客人调好电视后快步走出了房间,打开手机一看,是女儿打来的,什么事又是视频又要打电话?

我忙回了过去,女儿说:“妈妈,张奶奶(邻居)找你要她儿子的电话号码。”我脱口而出:“我只有许爹(张奶奶的老伴)的号码。”

是啊,我只存有许爹的号码,可是……,可是许爹呢……?许爹离开大家已经三天了,我到今天都不敢相信。

今天早上4:15分的时候,爸爸上楼告诉我,说跃跃(儿子)夜里三点半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我睡得半梦半醒,听了爸爸的话后,便给儿子发了条消息,让他尽快回来,之后,便又睡着了,可睡着睡着,晕晕乎乎之际,似乎听到有收音机的声音。

我想,准是许爹,这么多年,许爹一直是这个习惯,一大早起床,然后在门前打开他人家的小型录音机听段老戏。——许爹听戏,那声音常放得天响!

许爹听完戏之后,接着便是端着茶杯在门前的坡沿上洗口,洗漱完了,如果早,便在门前的凉棚里悠闲地躺一会,等路上渐渐有人行走、等有人不断的向他老人家问候或是打招呼时,许爹的早餐也已端到了手边。

——一日三餐,张奶奶都是这么,侍候着许爹,可以说这样侍候了一生!没有哪一餐饭,张奶奶不是把筷子碗递到许爹手里的。

等许爹有滋有味的吃完早餐,门前的老头老太太便热闹起来,然而,就只有许爹的嗓门最亮!于是,我起床了——想睡也睡不着了……

记得张奶奶常讲儿子小时的一件趣事。有天,许爹一大早在门前不仅把收音机的声音开得很大,还钉钉棒棒的钉个不停,(许爹是木匠,常做小板凳卖),儿子对许爹说:“许爹,您小点声音,我爸爸正在睡觉,别把我爸爸吵醒了!”

——这话也就孩子说了许爹不生气,任谁也不敢这么说。

……

不对,许爹已经走了!我瞬间清醒过来,那是谁在放收音机?一声咳嗽声响起,哦,原来是爸爸,爸爸在等三更半夜外出的儿子……

噢,许爹,您已不再了……

许爹,您不在了,您的电话号码还保存在我的手机里……可是,您那头现在却只有忙音……

许爹,您知不知道,您只要外出,没和张奶奶对口,张奶奶便担心得不得了,一准会找我给许爹打个电话,讨了一个信儿,心里才安心。张奶奶有时也找我打给您的儿子、孙子,只是这些号码我都没有存,我只存了许爹您的。

许爹,您说,张奶奶年纪大了,耳朵又背,又喜欢操瞎心,有时,您去哪儿,不急的事儿还可以和张奶奶说说,可是,碰到急事儿顾不上跟张奶奶说,又怕张奶奶担心,所以和我互存了一个号码。

可是,许爹,您的电话那头现在只有忙音,您现在在“忙”什么?是不是忙着您打了十八年的官司?还是在心里又谋划着为子孙做什么事?

许爹,您一生忙碌,您连您的曾孙都考虑到了,唯美没有考虑到自己!

许爹,千言万语、万语千言,就两个字 ,想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