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不成文(五) 嘉峪关

? ? 此行前一天,与人闲聊及此行,妄言是“凡心所向,素履以往”,渴求别人理解。转念明白人皆独立的个体,千千万万人有千千万万“凡心所向,素履以往”,又怎么会有“感同身受”?然而,脚步能及眼光所及之处是此行最稳妥的理由,至少对我而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坟滩

? ? 4月7日下午,大家乘坐的动车从西宁出发,行至张掖西站,我才从手里的《读者》杂志转移目光到窗外的风景。看见窗户外一望无际的平地上密集分布着的以家族为单位的坟堆,有些震撼,许是地理环境不同,许是民俗民风不同,青海少见这样坟堆密集的坟滩,偶尔在路边的田地里看见族坟,庄严肃穆,迅速瞥一眼就匆匆走了。那日那样大面积的坟滩倒也是旅途一处别样的风景,细看发现后人对于先辈尸骨的安置也是极重视的,围坟的方式和族坟的标志也各有特色,只是我也困惑,长眠于此的人们,如果看到一列列动车在他们常年守护的地界呼啸而过,会不会因为交通的发达,世界的巨变而欢欣。

? ? 小时候,跟着哥哥去穆斯林公墓“送埋体”(送葬),清晰地记得邻居奶奶的遗体被抬进墓穴,黄土堆积成一个新的坟堆,她的儿子掩面悲泣,如今看着这一片坟滩,才感受到了当年一抔黄土隔生死的悲戚。与那些坟堆相伴的,是稀稀拉拉的早就冒出嫩绿新芽的树,笔直地站在那里完成着生命的更替。想来人亦不如树潇洒,树只管随着季节完成生命更替罢了,人的生死却是个长久和永恒的命题,所以遇到挫折时常常劝慰自己:除了生和死,其他的都是小事。此行所见加固了这种观点,希翼自己无论身处何地何境遇,都能拥有对生命的赤诚之心、敬畏之心。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童心

? ? 嘉峪关市内的“方特欢乐世界”是此行最主要的目的地。4月8日,天气有些冷,进入方特大门那一刻,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变得简单快乐起来,色彩明亮、样式别致的建筑物、各种各样的卡通玩偶、大型的电动游乐设施让人应接不暇,利用高科技建立的各类室内主题馆是方特最大的特色。我一向胆小,但是抑制不住好奇心,尖叫着体验了所有的游乐设施,面红耳赤地拥有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很久之前我跟朋友讨论如何保住内心的小孩子,不得要领。其实好奇心激发勇气,勇气客服恐惧,恐惧消除带来成就感,大概是答案之一吧。

? ? 人无法抵抗时间带来的改变,比起发现笑起来眼角出现细纹,我更怕心里对一些事情一些人的漠然,想做的事情就去做,大笑着去做,尖叫着去做,在真正地“老去”之前,做所有想要做的事情,真正“老去”?之后不要遗憾和悔恨,我要尽全力保护好内心那个红着脸在雪地里踩雪的小姑娘,昂着头,不畏惧将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凡心所向,素履以往

? ? 参加工作之后,我的经济独立了起来,时间也充裕,我利用节假日去了自己想去的一些地方,心里是有些理想主义的,所以感谢很多人的理解和陪伴,相信很多年后,你我都不会忘记“同行”的意义,即相互鼓励着完成一段旅程,相互成就了一个更独立和完整的个体。其实对我而言,走出的每一步,不管远近,都是一种突破,欣赏风景也好,领略人文也罢,每一个陌生的地方带给我的感受都是不同的。我曾经告诉别人:“身边失去了一些人之后,我才有闲暇放眼看看这个偌大的世界,没有了拘谨和自我束缚,眼前的世界突然变得多彩和明亮。怨恨吗?庆幸吗?都没有。只是从反反复复地自我怀疑到自我劝慰,经历了心灵的一次蜕变吧,感情和时间的一次次碰撞给了理智一些成长的空间,慢慢的,一切就变好了。所谓“初心”是希翼自己越来越好,而凡是我想去的地方,我向来都会去,尽我所能。

? ? 引用我喜欢的一段话给这篇小游记作结:“理想主义无非是多一些耐力和多一点勇敢。人总得追求点什么,路上要承担失去,要享受伤感。山在那里,我正年轻,我得去看看。”

? ? 谨以此文致敬残存于你的、他的、我的身上不屈服于生活,不磨灭于时光的理想主义。

? ? 共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