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冬天,很暖

当一个女孩在看天空的时候,她并不想寻找什么,她只是寂寞。

——题记·安妮宝贝

他们相识在冬季。

那一年,她十岁,他十二。

大雪纷飞,他站在雪下中对她笑。那一笑,迷蒙了她的眼,永生难忘。

“你是新搬来的吗?”她仰头望他,清澈的眸里是他俊朗的身影。

“嗯。”他点头。大片雪花落在肩上,如俏皮的女孩儿,飘散嬉戏。

“那么,欢迎你的加入。”她伸出稚嫩的小手,大胆而羞涩。白皙脸蛋上染开两朵红晕。见他迟迟未伸手。她局促的垂下脑袋,两只手不停的交织在一块。

他笑了,在那片大雪中。

阳春三月,天气渐暖。

没有冬的冰冷,没有夏的炎热,大地万物生荣。

她穿了一身雪白长裙,站在风中,摇曳生姿。

“雪,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笑起来的样子很暖。”阳光下,她毫不掩饰眼中对他的眷恋与赞赏。

他伸手捏捏她的脸蛋,白皙柔软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

“以后,你只准对我一个人笑。”

风吹起一缕发丝,缠绕在他脸庞。两人如被这黑色牵绊,那端,是她霸道而倔强的小脸。他仍旧笑,没有做出承诺。

他深知,一旦做出了做出承诺,就必须用一辈子来实现。

她说他笑起来很暖,孰不知,她同样很暖。她像一轮初生的太阳,照耀着他。而他,像个贪婪的孩子,不断汲取她身上的温暖。总觉得还不够。

那一年,她十五,他十七。

正是青春年华,对爱情懵懵懂懂的年纪。

站在镜子前,他摸摸下巴的青色胡渣,惊觉发现自己已然长出男人的特征。胸腔里那颗不断跳动的心,在昭示他对她的爱意。

她就像根蔓藤,一点点将他缠住,等到他幡然醒悟时,却已脱离不开。

五年时间,足矣让他们熟悉彼此。她对他,从一开始的脸红心跳到如今的平淡如水。而他对她,却日渐思念。

她就像一缕风,来时温暖如弦,走时了无痕迹。

氤氲的夜晚,如花缱绻,繁星璀璨。她依靠在他肩上说着白天的事。

她说,她今天遇到个男孩,那男孩撞到她了,却不道歉,很令人气恼。

他笑着雪慰,眼中的宠溺以狂澜之势,将她包围。她浑然不知。

他喜欢听她诉说,尤其是当她皱着一张小脸时,他会伸手把她眉宇抚平。仿佛这样,他的心才能雪定。

她说今天又碰到那个男孩了,并且知道他的名字,林。

他的眉,几乎不可闻的皱了下,很快,又恢复如初。

随着林这个名字出现在他们之间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的心越加忐忑。

她的眼里不再只有他,她的笑容,不再只对他绽放。她的心,已离他远去。他知道,那个叫林的男孩夺走了她的目光。

她不再向以往那样挽着他的胳膊撒娇摇晃,她来找他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从天天在一起到一个星期见一次,最后连见面都省了,只是在短信里问个好。

在镜子前,他不断的反省,究竟是什么原因令他们变成这样。

他想,是不是自己太过冷淡。

他想,是不是该向她表明心迹,让一切都回到原点。

午后的阳光,透过厚厚的玻璃窗洒在屋里人的身上。

咖啡厅,他静静坐在那儿,目光定格在某一处,随着那抹纤细的身影出现时才有了波动。

见到她的那刹,他才知道自己有多思念她。

为她点了最爱的香草奶茶,香浓的奶香,充斥整个屋子,令他心加快了跳动。

她的脸上仍旧是那动人的笑。

“燕,我……”

他开口,话却未说完,却被对面的女孩打断。

“我恋爱了,和林。”

她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

窗外阳光浓烈,泡一杯咖啡,握到它凉了,才知道她已远去。事先准备好的话突然哽在喉咙,最后只僵硬的笑笑。

‘哦,这样啊。”

“你不祝福我吗?”

他留下奶茶钱,仓皇而逃。

阳光刺啦啦的照在他身上,却感觉不到一点温暖。六月天气,如临隆冬。他走进十字路口,看向来往车辆,迷茫无措。

她和林在一起了,不其然的。

每天他们都会牵手散步在江桥边,她脸上的笑越来越多,沉浸在热恋中的女孩是最美的。很多时候,他都在想,如果当初答应她的允诺,那么今天是不是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将她夺回来。

时光再茬,如今他愿意许下那个诺言,而她,却不需要了。

“雪,我带他来了。”

那是一个傍晚,红霞满天。她牵着一个高大清秀的男孩站在他面前,脸上尽显羞涩。

那是第一次,他见到了一直以来被她挂在嘴边的林。

和自己一样的高,皮肤略显稍白,只是一双眼眸里看不出神色。直觉,他不喜欢这个人。并不是情敌的原因,只是第一眼,那种从骨子里的排斥。

“你就是雪,我听燕说过了。她经常提起你。”

他说这话时,目光里充满敌意。

“她是个单纯的女孩,希翼你能让她幸福。”

“是吗?”

他笑,意味不明。

很简短的对话,他似乎对这个男孩越来越讨厌。

又是一个冬季,雪花漫天飞舞。

这个冬季,是冰冷的。

记忆里那个双颊通红,满脸羞涩问他是否新搬来的女孩已经离他远去。

雪,一片接着一片飘落。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接住了,融化了。很短暂的过程,他触及到那一点的冷,透过手心直达心脉的冷。

他遇到了她,又是这个冬季。

她脸上的笑容,已经不在。换上的,是淡淡的忧愁。她开始喜欢望着天空,并不是在寻找什么。

她说:“雪,你感受到了吗,这个冬季的冰冷。”

是的,很冷。比初遇时冷上千百倍。他想,如若时间倒退,回到原点,他必定不会再放手任她离去。

她笑,眼神却是空寂的。

以前,她是那么朝气快乐的活着。只因为他吗,那个叫林的男孩,退去了她嘴角的笑意。

他感受到她的不快乐。

她有时会仰望天空。45度仰望是什么?是想念一个人的角度。为什么要把头抬到45度?为了不让眼泪掉下来……

她在流泪,为那人而流。

“离开他吧,你不幸福。”他握紧了拳头,几经挣扎。

“不,我幸福。”她突然发狂般的冲他怒吼,歇斯底里。

“他不爱你。”

是的,从一开始,他就知道那个男人不爱她。他的判断只需要十分钟,十分钟。他会知道他是否对她真心。

“不!”仿佛要证明什么,她不断的摇头,嘴里呢喃:“我是幸福的,我一定是幸福的。”

这次,换她狼狈而逃。

望着那消瘦颤抖的身影,他心如刀割。

那一年,她十八,他二十。

她和林分手了,是在一个雨夜。她哭得天昏地暗,最后倒在他怀中。

“他说他从没爱过我,仅是觉得我单纯。他说第一次我惹恼了他,想报复我。他说我并不爱他,和他在一起总是提起你的名字。雪,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和他在一起,我想得念得总是你?”

她紧紧搓住他衣襟,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他颤动的双手,扶住她即将坠落的身体,狠狠将她拥入怀中。

两个瑟瑟发抖的灵魂,在这一秒,镶嵌融合。

雪,知道吗,从一开始,我喜欢得就是你。和林交往的这些年,我不断在他身上寻找你的影子。我不怨他,是我伤害了他。

可你知道吗?每次当我和他在一起时,你都只是漠然注视着大家。

我说,以后你只准对我一个人笑。

你沉默。并没给我承诺。

你就像深冬里带着零下几百度的雪,浑身冰冷,却也最不堪一击。

你的笑,都是吝啬的温暖。我努力想用自己的心暖化你,可你却无情的拒之门外。我的家庭是破碎的,我想拥有一个人来爱我,完完全全的爱我。可你每次对我笑过都是毫不留恋的转身。

我缺乏雪全感,这种游走在悬崖边的温暖,让我变得患得患失。我遇到了林,他是个阳光的男孩,我想,他应该能给我温暖。

可我没想到,每次和他在一起时,提起的话题总是你。终于,他烦了,用着从未有过的冰冷眼神看我说,够了,大家分手吧,你并不爱我!

就连分手,我想到第一个哭诉的人居然也是你。

“雪,你能感受到我的心吗?”她嘴角边溢出的是苦涩的笑。

直到这一刻,他的心都是颤抖的。

我喜欢的就是你。

你能感受到我的心吗?

他的脑海里,一直重复这两句。目光紧紧锁住怀中人儿,变得炽热而激动。

他以为,她的心一直不曾在他这停留过。他以为,那个叫林的男孩早已令她心力交瘁,原来,倒头来,她的喜怒、悲伤,都只为自己一人。

激动,喜悦,汇聚一堂。

他缓缓的伸手摸摸她柔软发丝,唇角颤抖。他说:“如果我的笑,以后只为你一人,那么,你愿意留在我身边吗?”

他看见她从怀中瞪大眸子,尽是震惊,不可思议。

一如很多年,她站在雪中,清澈的眸里,是他俊朗的身影。

“真的吗?”

她的喜悦,从来都是彰显在脸上的。

他取下她发上的一朵白雪,点点头。

一月十八,雪。她哭了,为他。

——雪静的花园,冬天的雪地,树木,行人,雪花,还有他和她。

那一年的冬天,很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