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露轻湿衣(九)

  • 或许是因为过了暧昧期,又或者是因为已经登堂入室了,卖鸡蛋饼的将他的坏脾气彻底展露无疑。

    这天老板娘忙得一塌,店里坐满了人不说,某团某么的单子也多得很。

    卖鸡蛋饼的是个偏执鬼,他如果手头在忙什么他就一直做那件事直到做完为止,你若是中途让他做什么他不是装聋作哑就是不高兴。你如果因此而生气,他比你还生气。你如果和他嚷嚷,他的声音比你还要高八度。

    “你帮着打包呀?”老板娘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喊卖鸡蛋饼的。

    老板娘从来不称呼卖鸡蛋饼的,都是以话搭话。

    两个人的感情真的很甜腻的话,怎么会什么称谓都没有呢。哪怕只是直呼其名也好,然而,真的什么都没有。

    卖鸡蛋饼的一声不吭,只管收拾桌上的碗筷!

    “快来帮打包呀?”老板娘又喊一声。

    “喊什么喊?没见我正忙吗?”卖鸡蛋饼的往天上翻了翻他的死鱼眼。

    老板娘气得噎住,但是碍于正在就餐的顾客,她又不好发作。

    “我这忙,你先帮我,打完包你再收拾碗筷!”老板娘耐着性子轻声说。

    啪,卖鸡蛋饼的甩下围裙、套袖,骑上电动车回家了。

    顾客们面面相觑。

    难怪长着一双死鱼眼,所谓相由心生,这卖鸡蛋饼的可真是死人一个。

    老板娘死死地咬着嘴唇,象一株最有韧性的蒲草一样继续忙碌着。

  • 再说小殷,拿着老板娘给的十万块钱,选了址,装了修。

    开业的那天,门口排队的顾客如蜿蜒的长龙。排到人行道那里自动拐了个弯,在路牙上相邻的几家门店门口又排出了老远。

    好家伙,这是什么茶饮,喝了能成仙?开门红,开门红!看这阵势,指定能火。

  • 小殷就是个小孩,他看见我总喊我姐,那声音甜得都化不开。有次他软磨硬泡地要我加了他的微信,说是让我有空时给他的朋友圈点赞。

    我本人是不发朋友圈的,也不主动点别人的朋友圈看。除非是有时有朋友让我给她点赞或转发时,我才会看一下。更不用说给朋友圈写评论了。

    但是今天不同,应该算得上是意义非凡的一天。我点开小殷的朋友圈,第一条正是茶饮店门口乌泱泱老多人的视频。我在下面评论了一个字: 赞!

  • 小殷秒微了我。

    “姐,你知道为啥那么多人排队吗?哈哈!告诉你,一杯茶饮的价格从12元到18元不等,我直接给顾客返尾数的现金。即12返2,15返5,18返8,这比打折效果好,顾客拿到手的可是真金白银。”

    “利害!你这脑回路很美丽!”

    老板娘,虎父无犬子。你儿子在经商上可是一点不输于你!

未完待续!
注:本文纯属虚构!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