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居

我是出生在一户富农家里的,那才是我真实的故居。

1962年父亲到永昌大队做支部副书记,一家人除祖父留在船了浜外,其他人都跟随着父亲,这样的大家就住到了一户富农家里。

不不不,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呢。

而富农一家人则搬到别的社员家里。

富农家也就是三间平房,外表与其他农户的房子看上去差不多,就是屋子地面不一样,其他农户家是烂泥,而富农家里铺设的是金砖,据说这种金砖是皇宫所用,一般农家哪用得起这种砖呢?

1963年一个插秧的日子,母亲在水田里与一群农妇在插秧,她忽然感觉肚皮痛就赤脚在田埂上跑,有位大婶知道母亲要生娃了,所以追随着母亲。

母亲跑到家里,还没来得及叫赤脚医生,我就哇哇哇来到了世界。

不久村庄里来了一个算命先生,母亲就让他相我的命。

算命先生说,这孩子命里缺土,应该取一个带土的名字,不过这孩子生在富裕之家,也是富贵之命啊。

对此,母亲和祖母深信不疑。

于是,我有了一个带土的名字:坤元。

于是,祖母对别人说,这小囡是大家蒋家的“玄妙观”。

我真的是比其他家的孩子有福。

他们赤屁股坐在烂泥地上。

我赤屁股坐在金砖上。

遇到下雨天,其他农家的房子漏雨不止。我家的房子却滴雨不漏,因为屋顶的瓦片铺设得厚厚实实,而其他农家的屋顶瓦片铺得很薄。毕竟整个村庄就只有这么一个富农,我就出生在这个富农的家……这样的房子对我来说像童话一样,上世纪八十年代被拆掉了,偶尔它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但我有点怀疑,那不一定是我的故居。有时候想也想不明白,我一个贫农家的孩子怎么会降生在一户富农家里呢?(我的名字还有一个来历是一位公社干部起的,究竟谁起的,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名字只是一个人的符号而已)

故居拆迁时,大家三兄弟和母亲合影

附录:硬骨头精神

硬骨头是一种精神。

是一种勇敢不怕死的精神。

是军队培养了我的硬骨头精神,就是在一切考验面前过得硬。

试想,一个在小困难面前都畏首畏尾的人,怎么可能在大困难面前过得硬呢?

劝你,要把自己的抱负变成现实,全在于日积月累的辛勤努力之中。

没有坚强意志,也就无所谓铮铮铁骨。

只是,世界风情万种。一遇多情的风,我却视而不见。

然后,就舒展开巨人的臂膀,做一个新时代的硬骨头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