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半夜突然生病了……

01.

昨天晚上十一点半,突然接到姐姐的电话,说爸爸在医院(爱谱眼科医院,爸爸昨天刚做了割翼手术),人非常不好,她和姐夫在那里,具体怎样,姐姐说的不是很清楚。

我心里一惊,忙打电话问姐夫。姐夫说爸爸突然小解解不出来,人憋得难受,说他们现在进(姐姐姐夫不能进去)又不能进,出又不能出(爸爸不能从医院出来,可能太晚了,医院喊不开门),问我怎么办?他们在那里等了一个多小时。

怎么办?这还用问,当然是该看就看!爸爸割翼的医院是专科医院,只看眼部,其他疾病不看,爸爸如果要看,只能转到其他医院去看。

可是医院不开门,八面玲珑的姐夫都叫不开,我能怎么办?但是,不管有没有办法,我是非去不可了。

于是,我急匆匆的来到医院(医院离家不远),等我赶到医院时,医院的门已经被叫开,姐夫拦下了一辆的士,姐姐正搀扶着爸爸准备上车。我见爸爸一脸痛苦状,也赶紧上了车,一同前往人民医院。姐夫骑着摩托车随后而来。

车上,司机师傅说,现在晚了,只能挂急诊,然后看情况再说。

爸爸说,就是晩饭过后不久,感觉人直要上厕所,大便解出来了,小便却解不出,坠得人很不舒服,非常难受。

半路上,猛然雷电交加,瞬间下起了瓢泼大雨,就像倒水一样!雨刷似乎都刷不过来,我忙让师傳开慢点,注意安全。

02.


到了医院,在护士站,一位年轻的医生听说了大家的情况后,让大家先挂号,交费,然后为爸爸装上了一个导尿袋,嘱咐大家到外面买一种叫盐酸左氧氟沙星的药(医院晚上不卖药),说爸爸可能是泌尿系统出现了感染,让大家等爸爸从眼科医院出院后,再到医院检查一下。

姐夫穿着雨衣来了,可是雨大,姐夫身上仍然湿透了。

听到医生的话,我和姐姐稍稍安了心。没事了大家便准备回家。可爸爸站在原地,两手兜着裤衩,一动不动地站着,不知道怎么才好。医生对爸爸说没事,和平常一样,只要把尿袋放低点。

爸爸可能刚开始不适应,只是犹犹豫豫的站着,我和姐姐侍侯爸爸穿上长裤后,爸爸好像回过神来,医生说他老人家的尿袋的管子要从拉链处出来,我和姐姐听了忙准备给爸爸弄,这时他老人家不要大家弄,说他自己能行,然后照医生的话,利索的穿上了。

姐夫为大家叫了一辆的士,我和爸爸姐姐打道回府,姐夫还是骑着他的摩托车随后而来。

路上,上爸爸说,不知妈妈的门是否叫得开,因为妈妈睡觉,喜欢把门都关得死死的。我和姐姐说,不如就别回家了,就到大家家谁家家里过一夜也行,反正也睡不了几个小时了。可是爸爸不同意,还是要回家。

没办法,只好送爸爸回家。可是,到爸爸家时,真的如爸爸说的那样,敲不开!姐姐说,把手都拍疼了,也无济于事,说爸爸还不愿到大家家,说就在门外面坐一夜得了。——怎么能呢?爸爸这样?

于是,一车把爸爸搭到了姐姐家。

03.


今天早上,我买了一点早餐去姐姐家看爸爸,没想到妈妈?一早就来了,在客厅正坐着。爸爸可能刚起床,正慢慢地收拾着东西,姐姐在洗漱,姐夫要上班,起床出门了。

我很好奇,妈妈怎么知道爸爸在姐姐家呢?妈妈说,医院的人一早打电话就给她说了爸爸的事情,所以早上她老人家早上起床后,给爸爸弄了点吃的——买了点发糕、一个荷叶馒头,还打了一个蛋皮汤,便径直就到姐姐这里了。

——呵呵,家里一直是爸爸在做饭,以为妈妈什么也不会,更不用说照顾人了,没想到……

我问爸爸今天感觉怎样?爸爸说好多了,只是一夜没怎么睡。——身上多了一个东西,怎么睡得实呢?姐姐说也是。

爸爸慢慢地走到客厅,说:“这个东西(尿袋)一老提着,这还不麻烦。”爸爸一脸的无奈。我和妈妈姐姐听了,全笑了起来……

爸爸一生讲究,怎能忍受整天提着一个尿袋?难为爸爸了,幸好没几天。

爸爸埋怨妈妈,睡觉前老把两个门关得死死的,怎么叫也叫不开。妈妈听了一笑,说她老人家是双保险,万一家里来贼了怎么办?这么好的日子,她老人家还想多活几年呢!

照医生的嘱咐,买了药之后,大家便送爸爸到眼科医院打消炎针。姐姐有事,妈妈要给爸爸送饭,我就留下来照顾爸爸打针。

04.


在眼科医院,医生问明了爸爸的情况之后,说他们这儿一天24小时都有人,有事情只需按床头的一个按钮,就有护士接应。

可怜,爸爸不知道用这个,带着疼痛的身体,楼上楼下的找护士……

爸爸前年做白内障手术的时候,是自己一人去的,好像是上午做、下午就回家了。

这次爸爸割翼子,我和姐姐一度也以为和上次做白内障手术一样,没什么。爸爸身体一向很好,手术前去看他老人家时,他老人家自己也说没什么,让大家不用操心,让妈妈照顾(就是送饭)就可以了,他老人家一切都能行,不必小题大作。

没想到这次手术,却要几天!因为在疫情期间,怕感染,要住院治疗,先要观察两天,第三天做手术,然后再打两天针、上眼药。

医生说,爸爸今天打一天针,明天还有一针打完之候,就可出院了。

晚上,爸爸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他老人家不在医院住、回家了,说家里有妈妈照顾,明天再去医院,打完针后就出院。

爸爸半夜突发生病,这是大家谁也没料到的,说实话,大家也是太疏忽了,爸爸的身体是还可以,可毕竟他老人家也是快八十岁的人了……

愿爸爸明天的检查,平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