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二叔四婶去医院看爸爸

01.

爸爸昨天住进了离家不远的爱尔眼科医院,——做白内障手术。

今天早上接到四婶的电话,说她和二叔马上过来,准备和我一起去看爸爸。

白内障手术不是什么大手术,四婶和二叔还特意过来看爸爸,我的心里顿时涌起了一阵感动……

昨天上班时,爸爸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告诉妈妈,他老人家住院了,让妈妈自己弄着吃。——我这才知道爸爸做手术。

快到医院时,四婶不解,说爸爸怎么现在做手术?等过些时候做不好吗?

我知道四婶的意思,疫情还没得到控制,人群聚集的场所最好别去,特别是医院。

但四婶这话刚出口,晃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说:“这手术肯定不要钱——做活动,是不是?”

我和四婶的眼神迅速交汇了一下,瞬间,笑起来……

是的,这手术免费,是做活动。

大家国家已经进入老龄化的社会,老年白内障是一种发病率较高的疾病。因此国家每年都会有一些这样的资金,资助贫困地区或者是城市地区那些低收入的人群,为他们提供免费的白内障手术。

以爸爸的性格,如果要花钱,断然不会这么气快的跑到医院做手术,肯定是拖得受不了了,才上医院。

也许在今天,在大家看来,爸爸连这一个小手术都舍不得做,肯定是小气的妈妈哭小气——小气死了!就是舍不得。

可是,谁能感同身受他老人家走过的那些难忘岁月?那些看着亲人一个个离去、那些为了吃一顿饱饭、为了活下来的日子、所受的那些苦难和委屈?

是的,大家不能感同身受爸爸所受的苦,所以大家也不能理解,为什么爸爸如今吃穿都不愁,还一分当二分用,还只要天亮,就把该干的活都干完,尽量不开灯,还让大家什么时候也不忘节约二字……

02.

很快,爱尔眼科医院就到了,爸爸的病房在医院四楼。

我和四婶二叔以为到了医院,就会直接到爸爸的病房,没想到,医院也是严格实行在疫情期间的规定:患者是患者的通道、探视病人是探视病人的通道,并不准随便出入病房。

大家与爸爸的见面地点,在爸爸病房楼层的天桥上,中间还有个铁丝网拦着。


四婶看到这样与爸爸见面,很是高兴,认为医院这样做挺好。是的,我也这么认为,疫情期间,隔离一下,人安己安,心里彼此没有芥蒂,这样最好。

四婶见爸爸还没做手术,人精精神神的,便又像往日那样开起了玩笑,对二叔说:“你们几个(爸爸兄弟姐妹曾有八人)就剩你们两弟兄了,你今天就留下来照顾你哥哥吧!”

四婶这语气,好像很熟悉,似乎不久前在哪儿听过?对了,好像是去年四婶在武汉参加亚运会回来之后,也像今天一样,和我一起去看爸爸妈妈。

当时,二叔好像因为什么事不愿来,硬是被四婶叫上的,当时四婶好像说:还不愿来,弟兄几个,就剩这一个亲哥哥了,是和你亲还是和我亲,还不来看看……

呵呵……

四婶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二百块钱,递给二叔,让二叔给爸爸。

平常挺能说的二叔,此刻却腼腆得像个大姑娘似的,一句言语也没有,只是腆腆的笑着,一会看看四婶、瞧瞧我,又看看爸爸,然后,一脸笑的接过四婶手上的钱,递给爸爸。

爸爸接过钱后,整个人好像不安了,脸色也变得沉重了许多,感觉自己给二叔四婶添了山大的麻烦、承了天大的情,嘴里不住的说:“让她不要说(二姐不小心在群里说了),她怎么就说了……,对不住,吵你们了!”

四婶笑笑,对爸爸说:“这有什么?您回家了,大家再去看您!”弄得爸爸一下语塞了……

03

就这样,我和二叔四婶站着和爸爸聊了几句,然后便准备打道回府。

可当我坐上车,准备离开医院时,不经意间,抬头见爸爸像木偶一样、一动不动地站在窗前看着大家……

什么也不用说,一切尽在不言中,爸爸的目光一定是暖暖的,只是红尘滚滚,岁月情深,聚散总有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