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的距离

朱会利 焦点讲师班五期 洛阳 坚持分享第1326天《五年的距离》2020.06.24

? ? ? 时隔五年,再一次当着家长的面,被学生气哭。所不同的是,这一次,我面对的是小了三岁的三年级的孩子,面对的是一位愿意改变的母亲。这一次,我也不再像五年前一样无助,而是真正体会到了学习的意义。

? ? ? 2015年年底的时候,我还没有接触心理学,还不知道一个孩子行为背后在很大程度上受家庭教养方式的影响,还不明白孩子的改变过程中,父母的作用可能远远大过老师。

? ? ? ? 就在那样的情况下,我摸爬滚打,最终自己的真诚终于让孩子得到了改变。毕业的时候,他说,老师,我知道了你是为我好。这一句话,我等了一学期,终于等到了。还记得那次被他气哭的时候,他说的是:“你不如大家原来的老师!”而原因不过是,他觉得两个人打架了,老师处理的方式不应该只是批评教育,而要让双方打回去。

? ? ? ? 记得当时那一天,他是那么生气,以至于连老师都不肯叫了,而我更是觉得满心的委屈——难道自己的所有付出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当着他父亲的面,我哭得很利害,晚饭吃了一半再也吃不下去了,我哭着说:“我不要当你的老师了……”记不清最后他有没有道歉,只记得那次被这样一个男生伤得很重,想起那句老师就是把自己感动的一塌糊涂却感动不了别人的人!

? ? ? ? 也记不清后来又发生了什么,总之,第二学期,他改变了许多,大家俩后来也不知怎样冰释前嫌的。在这个过程中,他真的长大了许多,毕业之后上了初中,周末还到学校找过我两次,给我谈学习的困难。

? ? ? 今天再次面对这个学生的时候,我想起了曾经的他,他们两个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一样的和同学关系不好,一样的敏感,一样的需要被鼓励和关爱……我不止一次私下里和他进行沟通,希翼他能够有所改变,因为我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大家说的有问题的孩子,只是他确实有些方面很让人头疼。可是今天中午,也许自己本身就需要照顾吧,真的觉得无比委屈——为什么自己做了那么多,他还是如此倔强?我到底该怎么做?我也很无助……

? ? ? ? 他的母亲来的时候,我坐在教室里,看着学生们在看书,我一动不动的,没有起身迎接,眼泪就那样流了下来。那一刻,在学生家长面前,我也想任性一次,我也是一个受委屈的孩子……

? ? ? ? 但是,最终大家聊了许久,也没有怪罪孩子,反倒是反思了作为大人大家该如何包容孩子,给他足够的爱。有人说孩子是最宽容的,大人犯多少错,孩子依然会给大人满分,不计前嫌的爱父母亲人;我觉得做老师也是如此,也要做个宽容的人,任何时候不改初心的爱每个孩子。

? ? ? ? 我在一步一步成长,五年时间,才变成现在的样子,何况孩子?何况家长?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