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了性教育这堂课的他们,也许就是你和我

“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面,房思琪的妈妈如是说。

在房太太的眼里,性教育是旧时封建包办婚姻里,母亲给女儿陪嫁的压箱底。所谓的压箱底,是为了教授那些新婚夫妇如何行房的教材。有春宫图,有小塑像。这就是她所谓的“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的理由。

看到这里,我真想对房太太破口大骂,然而要怎么骂呢,我竟语塞了。她所接受过的性教育大抵如此。甚至于大家自己,80、90后的这两代人,真正接受过系统的性教育的又有几个?

我自己,85后生人,生物书上关于男女生殖器官的那几节课,到底是怎么上的,完全没有印象,总归老师是没有讲过。我是如何取得性常识的,大抵也是东拼西凑。

中国的父母,假装性这事不存在。中国的大众,认定性这事是肮脏的,定要跟孩子隐瞒得密不透风。可是哪有不透风的墙呢?

《房》中开篇,显见十三岁的房思琪和她的“灵魂双胞胎”刘怡婷是知道性的。理由是几个家庭的一次聚会上,怡婷吞吐着海参,大笑“这好像口交”。

知道性,但并没有正确的认知,是房思琪的悲剧之源。假使她并不知道性是什么,也许会告诉父母,李老师对她的行为很奇怪。假使她有正确的认知,也许会拒绝,也许会及时告诉家长,而不是陷入自己的罪恶感中,以至于最终疯掉。

性教育的缺失,是房思琪和与她相同处境的成百上千个女孩子噩梦的帮凶。在书里,她们都被老师用强奸的方式“爱”着。

第一,她们没有被教育,不要轻易跟男性在室内单独相处,包括亲戚熟人甚至老师。以至于她们都开开心心地去找老师补习,然后第一次被强奸。

第二,她们没有被教育,如果有人未经她们允许,触碰她们的敏感部位,甚至是发生性关系,她们是可以拒绝的。当然也没有人教她们如何拒绝。于是,房思琪在老师第一次强迫她口交时,竟回答的是“我不会”,不是“我不要”。之后房思琪也问自己,为什么这么答,自己内心也无法接受。

第三,她们没有被教育,被性侵不是你的错,是侵犯者的错。恰恰是利用了她们自身的罪恶感,李老师笃定房思琪不会说出去。同样遭遇的郭晓奇被李老师抛弃后滥交,饼干甚至在老师门外大街睡了一夜。因为她们认定是自己的错,自己是肮脏的。

第四,她们没有被教育,被性侵后应该求救,如何求救。这么多少女被语文老师、英语老师、物理老师常年性侵,没有一例告发。甚至于当房思琪疯了之后,好友拿着她的日记想要告发,竟没留下一点点可用的证据。

房思琪们的故事是巨大的悲剧,造成她们悲剧的原因很多,甚至可以说全社会一起努力造就了这场悲剧。大家能够改变的,最简单有效的就是对孩子们加以正确的性教育。

房思琪听了房太太对性教育的回答,心里说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但愿大家每个做父母的都不要旷这堂课,因为一旦错过了,大家将永远没有机会补课。

简宝玉读书挑战打卡-《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次走访秦鹰车队,澄县是重点。澄县已经是渭南卡车重镇,销量据渭南之首。 昨天走访完了,合阳、韩城,晚上8点多才到澄...
    重新活过阅读 39评论 0赞 0
  • 这是一个我身边朋友的真实故事。他今年31岁,回望他的前半生,可谓是劣迹斑斑......(全文都是以第一人称的视角为...
    道义Mark阅读 62评论 0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