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地瓜干


朋友给了一袋地瓜干,这个不是蒸熟了的那种甜地瓜干,还是新鲜的地瓜切成条晒成干。

这种地瓜干在我小的时候经常吃,当时家里地挺多的,种的最多的就是地瓜,地瓜水分多个儿大,堆在在屋里容易烂掉,不好收藏,收藏在地窖里又没有那么大的地方,老人们就在地瓜刚进家门的时候用刨子刨成片片扔到地里晒干,晒干了的地瓜干可以放一个冬天都不会坏,但是吃起来就没有地瓜那么好的味道了。


当时我对这种东西简直深恶痛绝!一个个地瓜埋在泥土里,上面覆盖着丝丝络络缠绕在一起的地瓜秧,地瓜成熟的时候,地瓜秧几乎是干枯的,可你不要看它干枯就小看它,它们你缠着我,我缠着你,生生死死在一起,拽也拽不动,扯也扯不开,真的让人很心烦。

这还不算完,那些地瓜叶子却早已在秋风中枯萎了,所以你一扯瓜藤,叶子便悉悉索索往下落,甚至碎成渣渣,扬进你的脖子里去,钻进你的领口里,跑进你的裤管里,痒痒的,十分难受。

瓜藤扯完之后,妈妈还会让我把那些掉在地上的地瓜叶用手捧起来装进麻袋里,因为那些叶子和藤儿,是猪圈里的那个胖家伙一个冬天的口粮。

我心不甘情不愿地顶着秋阳,慢条斯理地扯着那些瓜秧,捧着那些地瓜叶子,心里恨极了地瓜,这些难吃又难弄的鬼东西,为什么要去种它!

起完了地瓜紧接着妈妈就会把地瓜用刨子刨成薄片,我再把这些薄片运出去,撒到新耕的土地里去晒,晒干了就会变成地瓜干。

也有倒霉的,头天晚上撒了地瓜干,夜里就下了雨,地瓜片在大雨地里就会烂成眼镜儿,只剩下一点皮和烂了心的地瓜片。

一到这个时候其实我心里挺高兴的,我不怕几千斤地瓜全烂成眼镜儿,我只想着一个冬天我都不用再吃黑乎乎的地瓜干稀饭,心里感到窃喜。我并不了解妈妈为何坐在地头的烂泥地里号啕大哭。

现在,白米白面吃腻了,有时候弄点地瓜干换换口味,觉得也挺好的,总觉得有点忆苦思甜的嫌疑。

大家家真的没有喜欢吃地瓜干,我把地瓜干放在小米粥里熬,粥自然被染成了灰色,粥格宝宝还是吃的,只不过她绝对不吃里面的地瓜干,即使硬塞到他她嘴里,她也是立即就吐出来,那不是连哄带骗就能解决的问题。

我也不强求,你们不吃。我自己吃,为了哄骗老头子也吃一点,我把地瓜干捞出来,放进料理机里打成糊状,这就真正成为地瓜粥了,看不见一丁点儿地瓜干,他全部都喝掉了。

白白的地瓜干,别具一格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