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班级不和之后……

上一周,几个同学向我反映:班级内部出现了派系斗争。五年级的孩子,来自两个校区,一部分处于青山村的中上部,一部分来自青山村的下部。这两个区域的孩子们,自觉不自觉的成了两个团体。学习会在一块学习,玩也一会再一块玩,时不时的两个团体之间会有些矛盾和冲突。

上周没顾上思考解决这个问题,这几天,几个很有责任心的同学,又向我反映这个问题。他们说:只要这个问题解决了,大家就可以安心的学习了。这对他们来说是天大的事,也是让他们最头疼的事。

我答应他们,一定要把这个问题化解掉,给他们一个安心的学习环境。但同时又对他们说,滴水石穿、百炼成钢,铁杵磨成针。很多事不可能努力一下就成功,要想收获好的结果,必须要找准方向,天天坚持走下去。一些顽疾,他也不是一天两天就形成的,他也是日积月累的结果。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时间、智慧和机缘。

下午正好我有两节语文课,我就想用这两节课做点文章,也没有希翼问题能够化解,只是想借机观察他们,看能不能开一些药方,让问题朝着好的方面发展。

上课了,我走进教室,告诉同学们:“这节课,大家到操场上,请大家带着语文书,其他的东西都不用带。”这么一听,教室立马沸腾了,可见他们是多想到外面体验一下呀。

我带着同学们来到操场,划定半个篮球场做大家的活动空间。我告诉他们,在这个场地内,用自己最喜欢的方式走,可以向前,可以向后,可以朝左,可以朝右,不要跟着任何人,要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我喊一的时候,停下来,摆出自己最独特的造型;我喊二的时候,和自己最近的人结对,相对而视,看从他的眼睛中能够看到什么;我说搭房子时,两个人伸出手,搭一间房子;我喊三的时候,三个人搭一间房子;我喊四、五、六的时候,就四、五、六个人一组,摆一个造型。当时我又想到,班里很多活动都需要男女同学合作完成,就限制三、四、五、六人一组时,全是男生或全是女生的小组,要先表演一个节目。

果不其然,一开始行走,来自青山下部的四个同学,就走到了一起,而来自上部的几个同学,就都跟着他们口中的老大,团团体体就在我的火眼金睛之中显露无疑。我马上提醒,要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朝自己想去的方向去,记住我就是我,我不是别人,我也不要做别人。反复的劝诫,那几个小团体终于被打散,原来的小跟班,也也可以做回自己了。有几个平时言语不多的小孩,就像小鸟一样,摆着双臂,欢快的跳了起来。放飞自我,做真实的自己,原来也可以如此快乐!

接下来,我喊一,同学们还有点不适应,一个个都坐了下来,摆出了相同的姿势。我再次提醒他们摆出自己与众不同的的造型。不得不说一个个孩子都是天生的演员,只要给他们搭建舞台,他们就会还我惊喜。小鸟、老鹰、大树、胡萝卜、兔子等等,想到的、想不到的造型都出来了。让他们继续行走,喊二,两个人相对而视,第1次看别人的眼睛,很害羞,孩子们都忍不住笑了,但看着看着,笑声越来越小,他们从眼神中看到了对方的心灵,看到了善良,看到了温暖,看到了和谐,看到了团结……搭房子时,他们能够使出自己的力气,让自己的房子更稳固,我推了几个房子很稳,比三只小猪里老大老二的房子结实的多,可以和老三的房子一比。我喊六的时候,男生一堆,女生一堆,但他们又想到了我说的规则,几个男生和女生很不情愿的去到了不同的团体。

每个人,都是这个集体的一员,大家接下来做了另外一个游戏。我让班长站出来,伸展双臂,掌心向着自己的左右前方,学习委员和纪律委员双眼平视班长的手心,同时伸展自己的双臂,4个学习小组的组长,分别看着两个班干部的手心,不是伸展自己的双手臂,每组的成员,看着自己组长的手心,没有找到位置的同学,就继续向外延伸。就这样,一个班级的所有同学,就列了一个大阵。我让班长开始行动,可以向前后左右行走,手掌可以高低转换姿势。这样,全班就行动了起来,贴心的班长,指挥着全班同学,向前向后,向左向右动起来,他的步调很慢,其他同学也就跟着动起来,刚开始很乱,慢慢的就步调一致了。结束以后,同学们也说出了自己不同的看法。外围的同学说,自己跟着走挺好,不用去想怎样指挥别人,不累。有的同学说,当班长看着挺美,但要指挥那么多人,也挺不容易的。行动太快,大家跟不上,也很不好干。班长也说了,自己做班长挺好,可以尽力把班级带好,自己行动很慢,幅度很小,就是不想让全班同学跟着瞎折腾受折磨。每个参与的同学,都从这个游戏里体会到了自己的角色,虽然有的感受不是太深,但对他自己都是一个触动。下课铃很快响了,大家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在同学们依依不舍中,大家回到了教室,也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翼。

刚学过的第6课,是《将相和》。蔺相如与廉颇的和,使强大的秦国也不敢轻举妄动,我想也可以从这一课里做点文章。

我没有在和他们讲和与不和的大道理,而是把全班同学分成三个小组,排演课本剧,一组演完璧归赵,一组演渑池会面,一组演负荆请罪。要求他们不要旁白,而用自己的语言动作眼神,来演绎这个故事。接下来的时间,就交给他们了。不必拘泥于课本里的文字,只要故事内容相符,可以临场发挥。

我穿梭于不同的小组,听他们的对话,和他们一起交流每个人物应该怎样说?应该带上什么动作?应该有什么样的神态?应该摆出什么样的架势?孩子们天生就是演员,只是他们的表演细胞,被大家做老师的,掩埋在厚厚的试卷之下。某一刻,当大家扒开那些试卷,给他们打个台子,会发现,孩子们是光亮的了……

小团体,班级不和睦,这些问题也都还在,但我相信,总有打散的那一天。一个团结的班级,爱学习的氛围,很快就会出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