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日朗

? ? ?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这种花叫什么名字。每到夏日,校园里的这种花就开了,朱红正色,红的惊艳,红的醉人,那火红的花瓣向上卷起,显得婀娜和奔放。向同事问:“这是什么花?” ?同事答“萨日朗!花期长着呢!”

? ? ? ? 萨日朗,好耐人寻味的名字。她美而不娇,在高原的山野里开着普通而又艳丽的花朵,悄悄生长,默默盛开。

? ? ? ?她,枝干纤细,花瓣外卷,清雅淡香,不妖冶,不张扬,宛如一个清秀的女子,玲珑着温文尔雅的生长。

? ? ? ?我喜欢她,是因为她的奔放,在绿色的海洋里,一枝红艳的美,火红的绽放,开的淋漓尽致,开着蓬勃大方,彰显着活力和生命的旺盛。

? ? ? ?我喜欢她,是因为她姿态的端庄,在绿油油的草地里,她偶尔昂着头,偶尔低着头,不论何种姿态,她骨子里的沉静和含蓄,都会在那泛红的笑脸上露出优雅的痕迹。

? ? ? ?我喜欢她,是因为她的朴素,不论是在哪里,山野、沟壑,不畏贫瘠,一年开一朵,那独特的个性,让她依然热爱着土地,默默的生长,不需要太多的赞扬,红的晶莹剔透,让人情有独钟。

? ? ? ?七月的高原,令人陶醉,而有了她的身影,那一簌簌的红,那一朵朵的艳,似蝴蝶,似火焰,似舞蹈,那清雅的风姿在草原上给人无限美好的想象,我不得不说她是高原的魂魄,是高原的女神和公主。

? ? ? ?我喜欢她,更是因为她内在精神的美丽,这种孤寂的美丽,就是我的所想,与世无争,怡然,自清,有些妩媚,有些含蓄,有些倔强,不说大美,却有入心的风姿。

? ? ? 酷爱之处,红艳之极,她虽不如莲,却也有莲的品性和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