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坛圣火》(长篇小说连载52)

图片发自网络


第52章? 一丘之貉

马采莲对庄云河的咒骂早已经麻木,她木然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心酸的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马采莲到香港进修,庄云河在家放荡,结果纵欲过度,弄成了偏瘫。弄成偏瘫的庄云河本来偏瘫不重,及时治疗是可以康复的,但他的父母对这个儿子失去了信心,根本不管他的死活,马采莲又在香港进修,远水解不了近渴。

解不了近渴的庄云河心理就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越来越变态。没偏瘫之前,他主要依靠千奇百怪的药物在风月场上冲刺,没有伟哥们助阵,就会立马偃旗息鼓。这性药吃多了大脑就会发生病变,病变之后成了病态。

这厮本来就是个花花公子,从小父母就管不了,长大了就更加放荡,结果成了正宗的二百五。无心上班,整天穿梭于“小三”与“小姐”之间,最终堕落成人见人恨的人渣。

庄云河的所作所为,认识他的人无不嗤之以鼻,没有人愿意和他交往,和马采莲的六个姐姐一个弟弟关系也非常僵化。

用大家老家的话说就是对面不啃西瓜皮,意思是对面不讲话,他们平时路上碰见也只是低头走过,大事小事从不来往,所以庄云河瘫痪并没有得到亲戚们同情,因为作恶太多,同学朋友也都害怕见到他,瘫痪后更无人搭理他。

他儿子上小学四年级,多少也明白些,并不喜欢他,更不喜欢这个家,在马采莲去进修前就搬到他大姨家住了,家里就只有庄云河一个人。

原本堕落的庄云河就更加堕落。瘫痪后,本来是可以下床活动的,简单的事情也能做。但是他硬是躺在床上不动。一方面是从小就是个油瓶倒了都不扶的主,除了穿衣吃饭,什么事情都不会做,另一方面也想折磨马采莲,他感觉折磨马采莲很刺激,很享受。

他给关系还算不错的同学打电话,恳求那个同学帮他找个保姆,因为庄云河之前靠倒卖假酒挣了不少钱,所以开出的薪水也比较高。

那个开小门诊,靠卖假药为生的同学就给他先容了个保姆,这个保姆家在二十里外的农村,因为家里没有多少土地,她老公就到南方打工去了,丢下她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在家。

这个女人长相一般,懒得出奇,属于好吃懒做的那种女人。无聊时就到处晃悠。兜里揣上五块钱就可以晃悠一整天。

这一天就晃悠到了庄云河同学开的小门诊,很快两个人就对上了光,不久就发展成地下情人。

庄云河打电话让他先容保姆,他第一个就想到这个情人。他对庄云河的人品了如指掌,如果庄云河不偏瘫,他断然不会先容她去的,如今偏瘫了,量他也做不成出格的事。

他清楚庄云河手里还有不少钱,只要能把这厮的钱搞到手,其他都不重要。所以他就把自己的情人先容给了庄云河。

蒙在鼓里的庄云河见到保姆,看见这个保姆虽然长相一般,但皮肤非常白,一双勾魂眼早就勾动了他的心尖。这两个人原本就不是什么好鸟,结果很快就搅和到了一起。

庄云河虽说瘫痪不太重,有时还能下床活动,但性功能却基本丧失,

那一串玩意就成了聋子耳朵——摆设。

这厮变态就变态在这里。夜深人静时,庄云河变态的心就更加变态。控制不住时就打电话给那个同学,那个同学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过来看个究竟。这一看就看出了另一个变态。

庄云河说:“今晚你们就住在这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当我不存在。”

那同学做这事还是头一回,那女人更是扭捏得不好意思。

庄云河就说:“你看老子都废了,干是干不成了。可我有眼睛可以看。你们做,我看,就当我看戏。”

那个同学对这个变态想法感觉很刺激,就和庄云河谈条件,在隔壁房间做,只要能让庄云河听到声音,庄云河每次就付给他们两百元,当着庄云河面只表演不做,每次两百元,当着庄云河的面做,庄云河每次就得付给他们五百元。

协议达成后,他们三个变态就隔三差五地变态一回。

那个同学还搞了一批假的中草药卖给庄云河,这个二货只管掏钱,结果越吃越严重,越吃越变态,最后连床也下不来了。

在香港进修的马采莲虽然和庄云河关系很僵,但作为一个女人,面对没有爱情的婚姻,更多的想这是命中注定,想想孩子,总有强烈的愧疚感。

她想,自己和其他几个姐弟关系不好,也不想离婚让他们看自己的笑话,就希翼孩子快点长大,孩子大了,自己就可以摆脱这痛苦的婚姻。

眼下,面对瘫痪的丈夫,她只有履行做妻子的责任和义务。马采莲自小个性就很要强,对未来总是看得很美好。

她常常坐在教室里呆呆地看着绿草茵茵的操场发呆,看着蓝天下飘动的白云出神。她幻想着长大能找到高大英俊的白马王子,一生能够疼爱自己。

她也想长大做一名医生,她清楚地记得小时候父亲病重期间的痛苦情景。长大了,成家了,小时候的理想却变成了残酷的现实。

她只有在医院里,面对那些躺在床上的病人,自己才会感到心里是充实的,而一旦离开医院,自己就掉进了万丈深渊,让她生不如死。

“还是回去看看吧,从法律意义上讲,你有这个责任。”

认识不久的戴天明不止一次地劝她。她对戴天明的善解人意很感激,在心底生出一股暖流,这个暖流融入到血液,通过大脑在全身流动,形成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让马采莲常常产生某种幻觉,总感觉戴天明就像春天的种子,在自己的心田开出浪漫的花朵,开在她留着泪水的面庞。

马采莲听从了戴天明的话,收拾行囊,回家看望庄云河。

当飞机滑行在跑道,指向蓝天,戴天明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时,马采莲并不知道,等待她的却是不堪入目的一幕。

(未完待续)

(未经编辑授权不得转载否则追究侵权责任)

图片发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