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初中辍学,没钱没对象,梦想是飞上天”

01

阿船给我发了一个视频,一个鸡汤视频。我本来没想点开,不过又想着,若不点开看看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回复阿船,毕竟大家是一起长大的朋友。

看完之后,想起我的近况,颇有感慨:是啊,没有钱,没有时间,怎么谈恋爱。

"怎么,想劝我分手吗?"我给他回了消息,附上了一个哭笑的表情。

"怎么可能。只是看完有些难过,长这么大还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钱。"


我停下手中的事,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不擅长安慰人。就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他发来一个嬉笑的表情,我松了一口气。

"都会有的,是吧。"他发来这句话的时候,西沉的太阳射进来几道橙色的光,投在我书桌旁边的推拉门上,透过玻璃窗,在我翻开的扉页上撒下了一片金黄。

我突然想起,这句话在多少年前的某个黄昏,他也这么问过。不同的是,我这次回了句,“嗯,是的,都会有的。”


在我看来,阿船的感慨没有多少道理,因为他才19岁,这正是青春年少,放荡不羁的年龄。不过话说回来,我21岁,也总觉得内心几近枯萎。

人总有各自的困苦,最后冲破牢笼的,都同样的是伤痕累累。阿船还没有冲出来,我也一样。我想,这也许是他能够跟我说说心里话的原因吧。

不过,阿船总说我不应该苦恼,上了大学还有女朋友,毕业了也是坐办公室的工作;而他不一样,他早就看透了这个社会的阴沉,"浪迹”多年,也越发怀疑人生。


02

记忆中大家的相识并没有一个开始,就像是家门前的那棵梧桐树一直在那里,大家一开始就那么要好。

大家两家紧挨着,这使得每一个夏日的清晨,太阳刚刚升起,还像一个溏心蛋的时候,窗外就响起了阿船稚嫩的声音:"猫儿,起来打珠儿嘞啊。"

我虽贪睡,但听到阿船叫声,就会像弹簧一样坐起来。奶奶给我抹了一遍脸,我就提着装满弹珠的口袋哗啦哗啦跑了出去。

我比阿船大两岁,但是我打弹珠的技术并不比他好。

当时大家玩弹珠有两种形式,一种是进老虎洞,一种是划"国界"。和他玩我一般选择前者,因为我的手比他的大,在地上印上几掌,我会更接近老虎洞。他好像并没有发现我的小聪明,但他还是很少输给我。

他瞄准很利害,双腿跪在地上,上身匍匐,胸膛贴近地面,一只手准备发射弹珠,另一只手撑在地上,脑袋歪斜着瞄准。那个姿势就像一只准备扑向猎物的豹子。

每当此时,我内心总会咯噔一下,祈求他不会碰到我的弹珠。

不过总事与愿违,来来回回,他总能赢得两个裤袋全是弹珠。他妈喊他回去吃饭,他吃力地提着裤子,跑起来却很轻盈。他说等他长大了会有一整车的弹珠,当然分给我一半。

不停息的蝉鸣,清朗的月光,漫天的繁星。当然,夏天的记忆除了这些,还有晚饭后在稻厂的石碾上乘凉的大家,看着银河,说过的梦想。

"我要当开飞机的人,那样就可以接近星星了”,他指着天说,"当然,我会带你的。”

"那我就当宇航员,去摘星星,也给你一颗。”

我说的梦想并不是深埋内心的,只是觉得这样的梦想会比他的高端


更多的时候,在课堂上老师问大家的梦想是什么,我总是附和其他人说是当科学家,声音很小,我自己都听不到。阿船的声音总能让人心头一震,老师表扬他,我也很羡慕他。

从小学到初二,大家都是一个班的。他的成绩中等,我在班里是顶尖。初二的时候大家开始警惕,都明白要努力考上县里的一中。他也找我给他补习,他说,他也要上一中,跟我一起,他要当飞行员。

他当时的眼睛像春天的湖面,散发出让人向往的光。而我呢,因为焦虑失眠,每天毫无精神,却还是找不到一个上一中的理由。我没有梦想,只是迷茫地随着大流。

我答应了他。但是没过多久,他辍学了。


03

我知道这肯定有他爸爸的缘故。

他爸爸是个赌徒,没干过什么正经的工作,但是他看上去很有钱,总是给家里添置一些新奇玩意:电子琴,数字电视,电脑。

小学三年级,他家有了电脑,阿船总是拉着我跟他一起打拳皇。

有时候他爸爸会突然进来,看到我会笑眯眯的说:"猫儿来了?"然后递给我一些吃的。不过我丝毫不觉得他亲切,因为阿船说过,在我回家之后,他会一脚把阿船从厨房踢到客厅,警告他不要玩游戏。

阿船爸爸被警察带走过好几次。总是在晚上,我睡得正浓的时候,窗外红灯绿光伴着警笛闪耀,我就爬起来和奶奶在屋外观望。我看到阿船低着头,站在他红着眼的妈妈的身后,一言不语。

后来听说因为欠下了巨款,为了躲债他爸爸就再也没有回来,也没有给家里寄过一分钱。就这样,他妈妈一个人带他,从四年级到初二。

每一个明媚的少年,内心也总有一个隐藏至深羞于启齿的难堪。对于阿船而言,他的家庭就是这样一个难堪吧。

他从没有跟别人提起,也从不会去申请贫困生补助。爱笑而明朗的双眸,挺拔的身板,球场上矫健的身姿,是他最耀眼的伪装。


04

他走的时候是一个周三的黄昏,大家都安静地坐在教室埋头做题。他跟着班主任,低着头走进教室,一言不发,像极了那些闪着红灯绿光的夜晚,躲在他妈妈身后的样子。

他走到自己的座位,开始收拾东西。我转过头望着他,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抬头看了看我,抿着嘴笑了。他的脸在夕阳的映照下变得有些黝黑,黑里透着微红,眼睛里有什么在闪耀,像一个碎了的镜子在阳光下杂乱的放着光芒。

他刚收拾完,就下课了。他背起书包往校门口走,我跟过去,问他怎么回事。


"我不读了。" "为什么?"

"不想读,也上不了一中,读其他的学校还不如打工去。"

"你可以,你进步很大。不当飞行员了?"

"当兵也可以啊。我走了啊。" 他摆摆手让我回去。

"那你好好做,回来请我吃饭",我大声说。

他回过头来眯着眼,咧嘴笑了。"放心放心,都会有的",他顿了一下,"是吧?"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颠颠书包,走了。


05

后来,我忙于学习,他忙于生计;我顺利读了一中,依旧迷茫随大流,他从中国的北方到南方,也不知道有没有忘记那个梦想。

奇怪的是,在上大学之前他并没有跟我感慨生活多难,过年回来他也总带着我玩玩吃吃。我没讲我在学校的生活,他也不提他在外面的遭遇。天南海北,想到什么聊什么。

有一次,他说起初二某个周日上学,他妈妈生病住院了,他只好去问他大伯借生活费,他大伯说没钱,他耷拉着脑袋,躲在灶台,捂着脸哭了。

"那是我第一次哭,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他笑着说,"后来是你奶奶借给我生活费。还让我在你家里吃饭,记得吗?"

我点点头。不过我并不知道他是来借钱,也没注意他哭过的眼睛。


06

"你不是说你要当飞行员吗?"我接着问。

"你还记得呢。嘿嘿。我打算做完这个月就去当兵,当兵也可以开飞机吧?"

"嗯,是的。"其实我并不太了解。"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突然想起来女朋友跟我说,你就是一个没有梦想的咸鱼。心里一阵难受。


"其实,在你上高中的时候我很痛苦。"

"现在呢?"我问他,心中有一种朦胧的温暖夹杂着羞耻, "什么都会有的。你要这样想。虽然会有些难受。那时候什么都是新的。"

"嗯。"

我迎着浓郁的夕阳红,走到阳台,几只燕子从空调上面惊慌而起,一会就消失在了天边。我趴在栏杆上,感到有种微明的苦闷。


---END---

编辑:召北。本文首发于公众号『陌道闲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居中 段落 行标题 - 更改其编写方法为utf - 8 加粗显示在被加粗前面使用 换行 水平线 alt='图片信...
    shuffle笑阅读 32评论 0赞 0
  • 雅各布666阅读 80评论 0赞 3
  • 这篇要说的,不是 AI 有多利害。而是大家该如何有效利用 AI。 近日,柯洁对阵围棋人工智能 AlphaGo 的新...
    ARKIE智能设计阅读 129评论 0赞 4
  • 走过你的世界 谁的故事又惹得谁无法遗忘 我来到你的回忆 渴望找到更多爱的痕迹 只是这满地的雪花 接连不断的狂风把你...
    灵殇阅读 38评论 1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