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前的准备

01.

明天儿子就要去学校补习,我一下班,儿子就从房间出来,叽叽喳喳的对我说他买了眼镜、水杯、洗衣液、洗发露沐浴露等等。

接着,儿子叹了口气,说到学校就要自己洗衣服了……。

臭小子,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惯了,就要让他到学校受受罪。可我看得出来,儿子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是非常高兴的。——儿子在家的这些时日,可从没这么主动而又热烈的和我说什么。

我让儿子拿小票给我看,乖乖!配两个镜片居然六百八!如果买一副,不得上千?

儿子说,他是在佳士力眼镜店买的,人家说这种镜片好,可以很好的保护视力。佳士力?可是一个品牌眼镜。

记得儿子说起要配眼镜时,我不作他想的让儿子到以前的那个医院配(整副眼镜才六百多块),结果儿子说,听别人讲到医院配的贵,在外面配相对便宜些。我听儿子这么说,便随了他,心里还窃喜,以为儿子懂事、知道节约了。

可这是便宜了吗?臭小子,怎么就没想到自己戴的花了多少钱?人家说好就好了?卖瓜的哪会说瓜不甜?不会多跑几家问问,对比一下?

唉,算了,买都买了,贵就贵点,只要儿子喜欢,对他有好就行了。——还能怎样呢?希翼儿子珍惜才好。

02.

儿子十七岁,还很单纯,他不知道这世上有些东西并非是眼睛看到的那样。

我知道,儿子不会在我的身边、学校里过一辈子,他终会松开我的手、离开学校,像一只鸟儿一样轻盈的飞走,然后一头扎进这万花筒般的社会。儿子终究会与这社会接轨。

以前买东西,都是我领着儿子去买,上高二,才让儿子自己作主去买点什么。我不想多说什么,有些东西只有亲身经历才能明白。

我对儿子说,自己的事自己操心,该带什么自己弄,妈妈可帮不上忙。儿子似乎没有指望我什么,我瞥眼看见儿子的行李箱在他房间里正“四仰八叉”、物物件件正齐溜溜的摆在床上、桌上,似乎正整装待发。

——不用说,儿子早就开始自行收拾了。

03.

儿子问我,明天怎么去学校?

我毫不犹豫地说,让大姨伯(二姐夫)送你去。

儿子支支吾吾的说,他不想姨伯送。我很惊讶,以往也是他姨伯送的呀……

儿子说,他想他姐姐送。姐姐送?女儿又没车,还不是找人?儿子说,姐姐玩的都是年轻人,有话聊……

年轻人?自己多大?熟人没有话,不相识的人倒能聊上?呵呵,我不知说什么。

我对儿子说,找姨伯不是不用车费吗?

儿子说,上次小姨伯(二姐)送我去时,你总不是出了油钱的。

我笑笑说,那是因为小婊伯外面欠债呀,妈妈和小姨伯是什么关系?小姨伯这样,妈妈怎能还给小姨伯添负担?这次是让大姨伯送你去,大姨伯有钱,不要车费。

妈妈,还是叫一个车吧,免得欠人家的人情,儿子说。

欠人情?呵呵,儿子小小心里,还知道人情世故!是的,欠别人的情是不好,可人在这世上,便是以人情为基点而存活的,没有人情的人生,活在世上是不完美的,可儿子能理解吗?

明天再说,我对儿子说。

04.

黑夜沉沉,寂静无声,终于听不到近日连绵不断的雨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