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到底值不值得系列之7——曾经以为念念不忘的人和事随风飘散

等风来

这是一个真实的事情,因为很多大家都能谅解的理由,这里就不说故事里人的真实身份了。

十年前,他们曾在一个地方擦肩而过,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很内向的人,只是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一种熟悉、一种信任、一种如玉兰花开的清香扑面而来,虽然那时的她已为人妻,为人母,法律婚姻中的一家人相处的很温暖,很和谐,但是,就是那样的一次见面,却让她一直无法割舍,这样的心事,一天天,一年年,她没有改变过最初的情感,她在心里也知道,这只能永远成为一个不为人知的梦,只能在她心中一直生根,发芽——因为十年来,她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是那里的,她只知道,就是那一眼,他就一直在她心中,她忘不了他。

或许情感这个事情有时就是这样的,说不清,说不明。

这样的相思在她心里整整十年,很多时候她都会在都市最寂寞的地方,自己多情,自己疗伤,也会给不知名的他送上最真诚的祝福。

很多时间,她在这场独角戏里幸福地畅翔,沉默、欣赏、祝福,一次次,一年年地蹉跎着岁月,也寂寞了一个婚姻中看起来无比幸福的女人的心。

没有人会了解她,也没有人会懂得她,为了一面之交的他,她心甘情愿地寂寞着,思念着,思念他的清秀、他的自然、他的气质,一次次,一年年,没有一天悔恨过,没有一天埋怨过,那些过往的时光,过往的分秒,过往的纯情,对她来说,是一种最美的回忆。

一次次,一年年,数得清分秒,却数不清她要多密有多密的心思——很多的时候,她都在悄悄疗伤,都在心里反复地说一些安慰自己的话,很多个落雨落雪的日子,她都会惦记那个不知名的他,多少的时间里都在上演谁在天涯谁的梦,谁在漂泊谁在厮守的感慨,她不知道这样的独守会让自己心醉多久,心伤多久,这样的感情于她只是一场水中月镜中花的空白,她没有想过结果,也不会有结果,她只是一直在自己所谓的缘份中走来走去。

十年,十年,十年,于她多么珍贵,于他却了无痕迹。 真不知道这样的相遇是她幸福的开始,还是她寂寞的标志?这样的十年有谁会懂得她的心思,有谁会看见她受伤的悲凉?

爱,真是一种说不清的梦境,总会有人坚信在这个日渐浮躁的世界上还会有这样的相思,这样的固守,这样的痴情 。

很长时间以来,她以为这份感情只能这样和岁月一起风化,一起风化的还有她的容颜她的真情,纵然是这样的结局,她迷恋他的心思依然如初,不曾改变,不会改变——世上有一句话是人生自古有情痴,此事不关风与月,说的应该就是她这样的女子。

可是让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十年后的现在,他们再次相遇了,而且同在一处朝来暮归…… 初遇,惊鸿;再遇,惊心。

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很小,很小。 同样的空间,同样的气息,只是十年后的他变化太大太大,在他身上除了当年的那种自信和坦荡以外,很多感觉都在改变,也许他没有变,只是当年那个固守情感的她长大了,欣赏的方式变了。

再次相遇的时候正是春暖花开,也正是她心情最不好的时候,坦率地讲,在无比的欣喜之后,她不止一次用十年前的眼光来欣赏他,很想再拾起那个早已被封存的记忆,然而沉默如她,十年前如此,十年后依然,命里注定她只能独自相思,独自守望。

十年,十年,十年,有谁还会愿意用这么久的时间来享受一段无望的感情,只有她,只有她会这样的来看重这个神圣的爱情,爱情于她,可能真的就是美丽的童话——大家还能不能再见面,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这也许就是对她心情的最好写照),能不能再见面,能不能再见面?

早已明知给他的爱,开始就不应该——年少时电视里痴情的念慈,在若干年后的今天被演绎的淋漓尽致,就象寂寞的雨夜里,整个都市里到处都是人工的霓红,只是没有一处是属于她的灯火,她的阑珊早在十年前就缤纷在那次擦身而过的相逢。

就这样,在每天的相处中,她依旧在重复过往的碎梦,尽管苦痛,尽管孤独,尽管她只能在离他很远的地方,但是他一直在她心上。

十年,十年,十年轮回的四季,变幻的人群,却没有改变她的初衷,如今的她也已经知道他已为人夫,为人父,并且年轻有为,已步入人生的辉煌,她为他自豪,虽然一切的一切和她无关,可是她已知足,如今的她真的希翼时间就此不前,就让她一直能在他的身边,悄悄地注视,悄悄地欣赏,悄悄地回味,为此,她感激命运,感激命运让她在十年后的今天会有这样的欣喜,这样的满足。

十年的等待,十年的寂寞,十年的梦恋……这一切,因为再次相逢都值得了,虽然他已是别人的风景,但永远是她的梦,她还是为他祝福,为他们一家人祈祷,只要他事事顺心,她无比欣慰,十年前如此,十年后依旧。

雨后的窗外,夜风徐徐而来,一些很久以前的老歌在一遍遍地唱着关于爱情的故事,很多个疏忽的错过,很多个缠绵的等候,都会随风飘散。

在这个喧闹浮躁物欲横流的时代,这段沉默不语的爱恋没有答案,没有对错,如清流,如微风,悄悄然……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