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背后说爸爸的“歪”

01.

上妈妈家,多半碰不到妈妈。爸爸说妈妈像孩子一样,总喜欢往外跑,就像屋里“长刺”似的。

今天遛弯时正好碰上妈妈,我笑着当了一回“间谍”,说妈妈:您老人家真是老了老了,成小孩了,怎么就知道往外跑,是不是家里长“刺”了?

妈妈一听我说话的语气,便知我是鹦鹉学舌,——学爸爸呢!

妈妈笑笑,不紧不慢的说:“是不是你爸爸又说什么了?”我笑而不语。

“你爸爸这人你们是知道的,没多少言语,说话又执古,如果不出来转转,家里就我和你爸爸两人,一准说来说去,准又会说到你爷爷奶奶的头上。(爷爷奶奶的成分不好,曾经受过不少罪。)

你爸爸这一生,好像就纠结这一个话题,说你爷爷奶奶在那时受了多大的委屈,遭了多大的罪,做了一生,临了临了还没落个好。

可是你爸爸也不想想,那个时代就是那样一个情况,那个运动又不是针对你爸爸一家,普天之下可是千家万户!

再说,毛主席领着穷苦人民闹革命,走二万五千里长征、过雪山、四渡赤水,他也不容易呀!闹革命前,毛主席的家产不比你爷爷奶奶家要富多少?可人家不都献出来了?人这一生谁还不犯错?”妈妈有条有理的说。

我很惊讶,快八十岁的妈妈,记忆力居然还这么好,竟然还能说出这些出彩的言语来!

我没经历过那个时代,我不能感同身受爸爸那一辈的苦,可妈妈说得没错,人一辈子谁还不犯点错呢?这都过去多少年了,爸爸怎么就想不开呢?

从小到大,我时常也听爸爸唠叨过这件事情,可我从没见妈妈说过什么。这次,居然听到妈妈对爸爸的心结是这么一个说明,我不禁对妈妈肃然起敬来。

02.

“我每天吃了出去,不喜欢呆在家里,一来是不想和你爸爸生冤(斗嘴),二来还有一个原因,你爸爸以前的病还没有断根,不能生气。”

妈妈看着我说:“你还记得你爸爸以前的那个病吧?——急性黄疸肝炎。那时候那个病可要钱了,每天得1000多块,把家里的钱都看得差不多了,就剩下最后一点点钱的时候,你爸爸死活不看了,说把钱全看光了,家里怎么办?你爸爸那时是不准备活了的。

可是,一位老医生说,你爸爸的病喝一种草药可以治好——车前草!

对,就是车前草!你爸爸这病,得亏你二姐,你二姐可以说把方圆数十里的车前草都找遍了,天天上顿下顿的熬给你爸爸喝,你爸的这病才治好。尽管这病没断根,可在当时,你爸爸能捡回一条命,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是的,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家里四面楚歌,爸爸、妈妈、弟弟都生了一场大病,还没出嫁的二姐成了家里的那根救命稻草……

03.

“你爸爸总说我在家里什么也不做,家里有什么做的呢?就两个人的火(饭)、几件衣服还是洗衣机洗。你爸爸做的饭,硬的软的我都吃得惯,你爸爸做什么我吃什么。

而我做什么你爸爸却看不红。就说做饭吧,我觉得我烧的还可以,可是你爸爸说,幸亏他会做饭,要不然他早就饿死了!

你说你爸爸,一天到晚就烧两个人的火、洗两个人的衣服,有什么好称功的?这么好的日子他非要跟自己过不去,怪谁?”妈妈边说边?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似乎我是审判官一样。

是啊,这么好的日子爸爸不知怎么想的,尽想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这都多大年纪了?

可是我知道,妈妈背后说爸爸的这么些不是,其实心里还是挺疼爸爸的。妈妈是刀子嘴豆腐心。

04.

“哎呀!妈妈,这天下人要是都有您这思想和觉悟,那大家国家还要多建几个广场!”

“建广场做什么?”

“给您这些劳苦功高的精英走出家门,提供福利呀!噢!不对!应该多建几个晃晃馆!”

哈哈哈………

夜幕下,不知是笑声甜,还是花儿香,它们暗暗比着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