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那只大象——隐喻和框架

别想那只大象,人们在不知不觉中就会被操控,而这当中最大的原因就在于别人采用了两种利器:“隐喻”和“框架”,两者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

隐喻,顾名思义就是隐性的比喻,比如,把一个国家比作一个人,那么就有了成熟的国家(发达国家)和幼稚的国家(发展中国家)这两种观点,后面为成熟的国家有义务动用自己的权利去干涉幼稚国家的事务提供了前提,因为他们不善于处理事情,需要成熟国家的所谓帮助,发达国家就像一个严格的父亲,要告诉发展中国家应该怎么做,他们制定了一整套规则,如果不按照他们的做法来就要实施惩罚。比如,美国需要向联合国咨询是否能够入侵伊拉克吗?不需要,成年人是不需要“举手请准”的,只有儿童才需要在凡事都向大人请求,比如在课堂上准备上厕所都需要举手请求批准,这在成年人的世界根本行不通。这就是隐喻带来的操纵,保守派为民众灌输了严父式的隐喻,成人国家和儿童国家的隐喻,操纵了民众的思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对事务存在不同的观点是这个世界保持多样性的原因,这些观点是存在于人们脑中的框架,根据这些框架人们做出不同的判断,进而影响他们的行动。那么如何通过改变人们的框架,改变大部分人的认知让他们的框架和自己的框架相符合,操控他们达到自己的利益呢?语言是一大利器。

比如,对于税收,人们有两种不同的见解:一种是对未来的投资,现在收税,钱用在社会基础设备的建设,医疗保障等社会福利上,能够在未来产生良性的作用,大家交税投资,让大家得到了回报,比如享用高速公路的便捷,高等教育的方便等;或者你把整个国家当做一个俱乐部,你要加入会员,就要交会员费也就是税收,游泳池不是你建的,凭什么你能享用,篮球场不是你修得,总需要有人来修缮,如果不交就不符合常理,不交税就是叛国。这些观点都没能深刻镌刻入人们大脑,需要一遍遍的重复强调,直到形成框架,直到人们把观点当做理所当然的“常识”。

保守派要减少甚至废除基本的社会福利应该怎么做呢?他们出于自利的原则认为社会福利都是在浪费钱,应该把钱花在军事上,政治上等其他自身的利益上。他们并没有一此次的减少社会福利,通过直接粗暴的方法削减社会福利的开支,因为对于涉及自身利益的减少人们损失厌恶难以接受,而是通过“税收减免”的方法来达到目的。“减免”这个词给人们的框架是税收是痛苦的,是不情愿的,现在把它给减免了,政府是在缓解大众的痛苦。而由于税收的减少,自然而然用于社会福利的钱便变少了,这时候便达到了政治家操纵的目的,即使人们真切的感受到了福利减少的事实,但是在框架面前,他们会选择性的忽视事实,框架的作用远大于事实。可见语言的运用对建立起人们的框架是多么重要。

为什么笑来老师一直在强调概念的 重要性,这在认知科学上而是有依据的,管它叫低认知。人们研究了塔希提岛上的人们为什么频繁自杀的原因,最终发现在塔希提人群中是没有痛苦这个概念的,他们脑中连对痛苦的框架都没有,他们同其他人类一样经历痛苦,感受痛苦,却因为没有概念和认知,不认为这是正常的情感,没有相应的缓解方法。缺乏相应的概念,导致了频繁的自杀。

聪明人是那些掌握了许多概念的人,认知革命来势汹汹,未来属于高认知的一群人。低认知的人,缺乏概念,缺乏框架,遇到事情不知从何入手,甚至连这种情况的存在都不知道,如何谈得上解决。比如情绪上的把握,一味的压制并不能起到好的作用,如果对认知科学有点了解,能够去感受这种情绪,和情绪共进退,调动起人的主动性和理性思考能力,效果会好得多,这也是常识就是力量的体现。

隐喻和框架,在认知科学中属于较为高级的常识,因为不常见,但事实上大家的日常所为都在受到其的深刻影响,精英们也在用它来影响大家的行为。那么大家的生活中有哪些隐喻和框架正在潜移默化的影响大家,让大家不由自主的做出选择,而大家却没能意识到这可能是别人为了操纵自己而在很久之前就给自己灌输了的概念,思想?也许通过每日的反思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