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邪系列之诡盗(3)

图片发自澳门网站大全App

三、雪儿来了

“你好,欢迎下次光临。”在迎宾小姐甜美的欢送声中,大家三个走出了今世缘大酒店,这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了,这顿饭在雪儿这个丫头的狂点下,几乎花光了小猫钱包里所有的现金,最后只好刷卡结账了事,小猫也为他的乱说话付出了应有的代价,走出饭店大门的时候小猫不停的擦拭额头上的汗,明显还有点心有余悸,如果我是小猫此刻的心里一定在想:“以后绝对再也不带这丫头来这里吃饭了。”雪儿则一副酒足饭饱很开心的样子,笑盈盈的向汽车方向走去,而我则更加喜欢看小猫此刻的糗样,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感。总之大家三个除了小猫,大家心情都不错。

“小猫,你和雪儿先走吧,我打的回家就可以了。”我对小猫说道。

“你不去警队吗?”小猫和雪儿看着我问道。

“不去了,我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我还是回家睡觉吧,等你们有了结果再通知我。”我摆摆手说道。

“那好吧,有消息我通知你。”小猫也知道我说的是实话,所以也不勉强。 冲我摆摆手,上了车,雪儿看着我仿佛有什么话说,但最终还是还是没说出口,跟随小猫上车走了。

我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上车,冲司机师傅说了一声:“永旺花园b座。”。我上车后靠在座椅上休息,这时候才发现,今天是有点累,真想快点回到家,洗个热水澡,躺在床上美美的睡一觉。“师傅,到地方了。”不知过了多久,在司机师傅的叫声中,我才回过神了,我居然不知不觉中睡了一觉,看来是真累了。我掏了钱,下车走进了我家。我家的房子位于龙腾市别墅区,是一栋两层别墅,在龙腾市算的上市不错的房子了,其实这跟我也没什么关系,都是老爷子奋斗了一辈子创下的产业,老爷子三年前去世了,现在只有母亲、弟弟和我居住在这里,其实家里的事情我很少插手,企业所有生意都由弟弟管理,基本上属于甩手掌柜。

“哥你回来了。”弟弟方天还没有休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嗯,怎么还没有休息,企业这几天不忙吗?”我倒了一杯绿茶,坐在弟弟旁边的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和弟弟聊着天。

“不太忙。”

“母亲呢?”

“休息了。”

“哦。”有一种特别奇怪的现象,姐妹之间总有说不完的话,特别是分开一段时间后再见面,那一定是恨不能吧一辈子的话都要说完一样,而兄弟之间,这种情况却很少,大部分时候往往都是没话说。 所以我也只是坐了几分钟后,扔下一句:“早点休息吧,我去洗个澡。”后就上楼洗澡去了。

有人说人生三大兴事是拉屎、掏耳朵、扣鼻屎(笑),我却认为人生最幸福的事大概莫过于能在你累的时候通通快快的洗个热水澡,然后躺在舒服的床上美美的睡一觉,如果此时再有一杯美酒作伴,优美的音乐相随那就更完美了,于是我洗完澡以后换上睡衣,倒了一杯红酒放在床头,打开音乐,静静的躺在床上听着音乐品味的红酒,独自享受着这份惬意,当一杯红酒下肚的时候,我也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居然已经是十点钟了,我赶忙洗涮换好衣服走下楼,弟弟已近上班离开,家中只有母亲大人在给我准备早饭,其实这也不能算是早饭,姑且就当它是早饭好了, 我边吃着早饭,边用手机上网查看今天的资讯,母亲则坐在我的旁边微笑的看着我,哎,经典的台词估计又该上演了,果然不出的我所料,三分钟后母亲开口了:“儿子,你今年都27了,也老大不小了,是该找个女朋友了,你看看那个谁,那个小伟孩子都两岁了,你妈我也这把年纪了,想孙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嗯,嗯。”我边吃饭边含糊的应承着。

母亲则不厌其烦的继续说道:“你们单位就没个合适的吗?咱们家也没什么特殊的要求,人品好点就行,实在不行我让你吴姨给你先容一个?”

我晕倒,吴姨是大家小区里的一个闲着无事的老大妈,因为没事可做,平时就喜欢扯点东家长西家短的八卦资讯,干点牵线拉媒的行当,那个大嘴巴,能给我先容什么样的,“算了,妈,我自己会找。”我赶紧打住了母亲的提议。

“儿子,我看咱们隔壁老王家姑娘也挺好的啊,人长的秀气,又是大学生,家挺情况又好,父母是开煤矿的,你看,要不我给你去问问?”母亲看着我与我商量到。

老王家姑娘,就那个大胖妞,算了,我妈也真是疾病乱投医了,就那模样也敢说秀气,我妈真会说话。“妈,你就别操心了啊,你家儿子能找到老婆。”我边说赶快吃完饭,扔下一句:“妈我还有事,出去了。”逃出家来,临出门的时候,依然听见母亲说:“这孩子跑什么啊,一说正事就跑,老王家姑娘你不喜欢,老李家的你看行不行,哎,你倒是给句话啊,跑什么啊,这孩子。” 母亲看着我离去的背影摇着头说道。

终于逃出来了,我长长的出了口气,每次见到我都是这段对白,能不能搞点新花样,她不烦我都烦了。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啊,阳光照在我的身上好舒服,我这一着急说今天有事跑了出来,其实今天我休假,哪来什么事啊,我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十一点,接下来的时间,我去哪里好呢,真让人纠结,这就是没有女朋友单身男人的痛苦之处,休假的时候最痛苦,没有事可干,看着别人成双成对逛公园,下饭馆,谈情说爱,而自己孤孤单单的走在大街上,自己都觉得自己影响市容。我只好开着汽车在龙腾市的大街上转圈圈,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这个人我认识,是大家学校的体育老师,叫李明,一米八零的大高个,性格开朗,喜欢喝酒,和我一样至今也没女朋友,再加上同是副科老师,平时也没什么事,所以经常凑在一起喝酒,学校老师里也就我和他关系最近,这家伙是一个驴友发烧友,曾多次组织驴友活动,前段时间才去了一趟西藏回来,可是最近一段时间,这小子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来找我。

“李明,你小子最近死哪里去了,也不来找我喝酒。你丫的玩人间蒸发啊。”我把车停下,打开车窗冲李明喊道。李明听见我的叫声,停下脚步转过身呆呆看着我不说话,看样子并没有走过来的意思,这小子怎么了今天,怎么跟丢了魂似的。“你小子发什么呆啊,上车,找个地方,咱们喝两杯。”我又冲李明喊道。李明犹豫了一下,这才向我的车走来,慢通通的打开车门坐了上来。 一坐上车,他就靠在桌椅上发呆,我感觉出他今天的不寻常。“怎么了?”我看着他问道。李明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丝微笑说:“没什么事,不是说去喝酒吗,走吧。”我看了看李明,也不好问什么,只好开车了。

大家来到了大家常来的一家酒吧——再回首酒吧,我吧车交给服务生后下了车,李明无精打采的跟在我的身后,由于是常客,酒吧的老板认识大家两个 ,“哎呦,方先生、李先生,可好久没有来光顾我的生意了啊,今天喝点什么,我请客。”老板客气的打着招呼。

“赵老板客气了,哪能让你请客啊,先来一打冰啤,还送到大家的老地方。”我冲老板说道。

“呵呵,两位先坐,马上送到。”老板做了个请的动作后,忙着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我和李明来到大家常来的八号座坐下,不一会服务生送上了一打啤酒后转身离去了,我打开了两瓶啤酒,递给李明一瓶,然后问道:“家里是不是又出什么问题了,如果需要钱你就张嘴,别客气,咱们谁跟谁啊。”李明是典型的自力更生型,父母都是在乡下,母亲又常年生病不能干什么活,全家的经济收入全靠父亲在工地打点工来维持,李明在上高中的时候就开始打工赚钱,供自己上学,大学毕业后找了这份工作,虽然工资不错,但每个月单给母亲看病一项几乎要花掉他一大部分的工资,所以李明一向生活节俭,也没什么朋友和爱好,除了旅游他几乎就窝在学校宿舍里。我看见他今天的情绪不好,首先想到可能是手头又不宽裕了,所以才这样问道。李明听了我的话后,摇了摇头然后将一瓶啤酒一口气喝下去,仰面靠在桌椅上看着天花板发呆。“有什么困难,你倒是说话啊,你可真急人,什么时候变得磨磨唧唧的。”我急切的冲李明喊道。

李明继续沉默着,气氛就这样僵持着,突然李明看着天花板沉声问道:“方邪,最近我遇到了点事情,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许我做错了,但是我真的没有选择,你能告诉我该怎么办吗?”

这一通没头没脑的话,说的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能不能说清楚点,遇到什么事了,你的说是什么事啊,你不说你让我怎么帮你,我又不是神仙,能掐会算。”

“你说世上真的有神仙吗?”李明突然坐了起来,盯着我的眼睛认真的问道。

我真是被这个家伙给打败了,这说的叫什么话,这怎么又和神仙扯上关系了,“哪来的什么神仙,你他娘的是不是喝多了,说的什么胡话。”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李明听了我的话后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头向后一靠,靠着座椅大笑的说道:“呵呵,问了你也是白问,如果你知道我身体上最近发生的事情,你就不这么想了。”李明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将头插在两腿之间双手抱头,呜呜的哭了起来。我被他这种莫名其妙的行为搞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刚开始的时候这家伙还是小声的哭,到后来干脆嚎啕大哭起来,搞的酒吧的人都向大家这个方向投来了异样的目光,我只好一边跟周围的人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他喝多了。”一边低声的冲李明说到:“快他娘的别哭了,丢人不丢人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如果再有两个脑残的以为咱们两个是那种关系,现在始乱终弃要甩你,老子可丢不起这人。”李明哭了几分钟后才稳定了情绪,坐了起来继续喝酒。看着他的表情,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李明你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啊,你得什么病了吗?我有朋友是医生,要不我先容你去看看。”我首先想到的是李明是不是的了什么重病,因为刚才他提到他身体上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李明听了我的话后,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一笑,然后摇了摇头。不是生病那是什么呢?“到底是怎么了?你说出来我看能不能帮你。”我冲李明问道,李明摇了摇头说道:“没事,什么也别问了,咱们今天就是喝酒,不醉不归。”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李明没再说一句话,我问什么他也只是用沉默来代替回答,于是我只好一瓶一瓶的陪着他喝酒,大家就一直在喝酒,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瓶酒以后,我实在顶不住,靠在座椅上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十一点,李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我站起身来,感觉头有点疼,今天喝的有点多,睡了一觉酒劲还没有散去,看来今天我是没有办法自己开车回家了,我掏出手机给弟弟打电话:“方天,来再回首酒吧接你老哥吧,今天喝大了,呵呵。”“哦,我马上就到。”弟弟答应了一声挂掉了电话。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弟弟带着他的司机走了进来,“哥,你坐我的车走吧,小伟,你开我哥的车先走。”弟弟把我的车钥匙交给了他的司机小伟,打发小伟先走。然后扶起我向门外走去,今晚有点凉,也许是喝酒的缘故吧,走出酒吧,我使劲裹了裹身上的衣服。弟弟将我扶上车,开车向家里的方向走去,“哥,今天这是和谁喝的,怎么喝这么多,很少见你喝这么多。”弟弟一边开车一边关心的问道。“别提了,李明这个家伙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一个劲的喝闷酒,我只好不停地陪他,结果就这样了。”我靠在座椅上,用手按着头说道,头还真有点疼。弟弟哦了一声,不再说什么。

到家后,弟弟本来想扶我上楼,我示意他没事,自己独自上了楼,头疼的利害,浑身没力气,所以上楼后,躺床上就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大概九点钟的时候,我的房门被母亲推开,“儿子,快点起床了,小猫找你说是有急事,人已经在客厅了。”母亲拍着我的被子说道,看来案件有进展了,我迅速坐了起来,抓着头发对母亲说道:“妈,你去告诉小猫,我很快下去。”母亲答应了一声后下楼去了,我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洗漱完毕走下楼,走到大厅我一眼就看见小猫正坐在大家家的沙发上喝着茶水和我的母亲聊着天。

“小猫,案件有什么进展没有,是不是找到嫌疑人了?”我问道。

“有点线索了,但是还不好说,接下来还的靠你的帮助啊我的老同学。”小猫看着我笑着回答道。母亲看大家要谈事情于是说了一句:“我去给你们准备早饭,猫啊,没吃早饭呢吧,一会一起吃啊。”转身离开了。

“不用客气阿姨,我吃过了。”小猫客气着。小猫看见母亲离开后,才对我说:“经过大家的两天的调查,在案发的四天里,案发时间段同时都在摄像头中出现过的只有两个人。”

“谁?”我问道。

“其中一个人你应该认识,据大家的调查,这个人是你们学校的老师,名字叫李明。”小猫边说边抽出一根烟点上,然后同时也递给我一根。

“什么?怎么可能是他,你们没有搞错吧。”我心里一惊,我对这个结果明显感到有些意外。

“大家很确定,就是这个人,他每次都是在案发当晚凌晨一两点钟的时候出现在画面中,几分钟后突然消失,毫无踪迹,一个小时左右后再出现在画面中,然后离开。”小猫抽着烟说道。

“他都干什么了?”我问道。

“不知道,他每次出现总会消失一段时间,大家从画面上始终无法找到他的去向,再次出现时,他就会离开向学校方向走去。”小猫也感到很是不可思议。

“那另一个人是谁?”我继续问道。

“另一个人是一位老者,这位老者每次出现的时候都是远远的跟在李明身后。像是在跟踪李明,我已经派人找到了这位老者,派人24小时监视起来。”小猫边抽烟边说道。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我看着小猫问道。

“我的建议是,咱们最好兵分两路,我负责哪位老者,亲自带队监视,看看接下来他有什么动作,你还是回到学校,替我盯着李明,看看接下来他要干什么。”小猫说道。

我考虑了考虑,看来现在也只好如此了,于是点头表示同意。看来我的休假要提前结束了,“你准备让我一个人监视李明吗,万一有什么情况,怎么办。”我有点担忧的问道。从目前的情况看,一切都这么不明朗,真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一旦再发生什么盗窃案件,真是不好办。

小猫也考虑到了我的担忧,说道:“这个我已近替你考虑到了,我已经派了一个得力的人选去你们学校协助你。”小猫看了看手表,时间是上午九点半,“这个时候她可能已经到了你们学校了。”

“得了人选?你派谁来协助我?”我有点疑惑的看着小猫。

小猫起身,拉了拉身上的衣服,一边向门外走去,一边说道:“你见了就知道了,反正你认识。就这么定了,有事打我的电话。”话音未落小猫已经打开门离开了。得力人选,并且我认识!会是谁呢,我边换衣服边想着这个问题,这个小猫现在越来越不靠谱,话说一半留一半。

我开着车来到学校,走到我办公室的时候,突然发现办公室的门居然开着,远远的看着,里面有人影晃动,我的办公室一向只有我一个人,怎么会有人呢,见鬼,不会是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贼吧。我快步走进办公室,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在当地,“你,你怎么来了。”只见一个漂亮的女生站坐在沙发上,不是别人,正是时雪儿,旁边则坐着大家的校长。

看见我进来,他们两个站起身来,“这位是大家学校新招聘回来的历史老师,时雪儿时老师,正牌大学历史系毕业的高材生,这下就好了,以后有了时老师的帮忙,你的工作也可以轻松一点啊小方。”校长指着雪儿笑眯眯的对我说道。这是什么话,本来也没什么事,谈什么帮忙,还轻松一点,本来就挺轻松的,就这点活我一个人就能玩转。我心里暗暗的说到。

雪儿今天穿了一件白色长裙,乌黑的长发用一个蝴蝶结扎成马尾辫,配以粉红色T恤。人显得更加活泼可爱,虽然没有刻意的化妆,但哪一种与生俱来自然美,宛如一朵刚刚盛开的百合花,而此时的她,正笑吟吟的看着我,我不由得看的有些痴了。“方老师是吧,我是时雪儿,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还请多多关照啊。”雪儿伸出一双洁白的芊芊玉手对我说道。我明显有点失态,愣在当地。开什么玩笑,小猫这个家伙搞什么搞啊,把这么一个美女安排到我身边,他想干什么啊。这丫头更过分,明明认识,装出一副第一次见面的样子,还这么一本正经的,愣了一会后我也伸出手握住了雪儿光滑的玉手傻乎乎的说道:“你好。”校长哈哈的笑道:“你们沟通沟通,以后大家学校的历史课就仰仗二位了,我先走,你们慢慢聊。”说完,校长转身离开了。

看着如此美丽的雪儿笑吟吟的站在我的对面,我的魂早已不知道飞到何处,握着雪儿的手竟忘记了分开,而雪儿则早已双目微垂,面如桃花一脸的娇羞,但雪儿并没有准备将她的手抽走,仍由我牵着她的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二、神秘人影 汽车行进了将近三十分钟,终于在一座高大建筑——滨海市展览馆前停了下来,该展览馆是2010年刚...
    方邪阅读 49评论 0赞 0
  • 暮春天晴风自东, 郊园百果味香浓。 遥想樱桃谷雨种, 今日玛瑙万树红。
    颜薜蕊阅读 397评论 0赞 6
  • 有些事一旦开始做,就会形成惯性,很难停下来,就像李志的334一样。 今天见了LYF 和 YQR,两个姑娘。要不是她...
    MeGerpi阅读 24评论 0赞 0
  • 我走过很多个地方 却一直把你的书签留在身旁 看着这些个细小的褶皱在书房里飘荡 听得清的是房间的流光 整夜整夜寂寥的...
    夙音阅读 56评论 0赞 1
  • 一颗浮躁的心没有着落 不知道未来会有怎样的抉择等着我 害怕时的错过 懦弱时的畏缩 将自己的龟壳分分钟击破 看着自己...
    BULABULA小八阅读 42评论 2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