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触不到的恋人

? 韶光捂紧身上的衣物,天色灰暗中透出丝丝昏黄。下了火车,寒气渗进衣服充斥毛孔,猛颤一下,继续拖着行李。

? 我终究是追逐着你来到了这里。

? 望着即将暗下的天色,围巾好像有些许湿,脸上也是,她有些累了。

? 高一。

? 女孩有些鄙夷的看着坐在前方少年,用笔狠戳了一下他的后背,压低声音斥责:“你能不能小点声说话?我正抄着笔记呢!”他朝她做了个鬼脸:“没门儿!”女孩险些将手中的笔握断,前方依旧吐字有力的钟岩惹怒了她。从抽屉里顺手掏出一本子,把他的名字在班干部值日本上狂记。

? “消停点,你已经榜上有名了。”女孩丢了个纸条给他。霎时,万籁俱寂。女孩有些想笑,跟我斗想赢,没门儿!

? 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在即,班主任在台上心急如焚。

? “1500米男生有没有人报,没有的话大家班只能弃权了。”女孩在台下正吐槽着班上男生怎么那么弱时,又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掌声吓了一跳。

? “好!钟岩同学主动上,勇气可嘉。”班主任慈蔼地朝着男孩笑着。男孩平时成绩在班上算是很好的,自然深得班主任喜欢,唯独一个小毛病,就是特别爱说话,因此,班主任时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 女孩在男孩身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心想大家班这次要垫底了。戳了下男孩,男孩反头疑惑。

? “你行吗?”

? “赌吗?”

? “赌什么?”

? “我得了第一,你要给我端茶送水一周,如果我输了,任你处置。怎样,赌不赌?”男孩笑起来,两颗小虎牙可爱极了,女孩有些呆了。

? “啊,嗯,当然,谁怕谁。”女孩用手敷上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盖住红霞,深怕被别人发现。

? 比赛当天,女孩听见广播在报1500米男子赛即将开始,才不紧不慢走出教室。对于男孩的那个赌,女孩觉得胜券在握。

? 哼!就你还1500米,长得白白净净,肯定不运动,加上还有男子体育队的呢。

? 女孩正准备看男孩如何落魄的落在最后,果不其然,当女孩走进操场,望见男孩已经被队伍甩了一圈。心中狂笑不止,女孩守在终点线旁,也不知他们跑了多少圈,也不知道他们还剩多少圈。女孩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扔着手上的水。

? 就在抬头时,钟岩快速在眼前跑过终点线,紧接着,裁判吹哨。女孩愣在了原地。原来,是他甩了其他人一圈。手中突然一空,听见钟岩略带喘息的声音:“谢谢你的水。”女孩转身看着男孩离去的背影,心跳猛然加快,似要跳出胸膛,这在她15岁的生涯中是头一次。

? 女孩心想,这下完蛋了。

? 此后的一周,女孩无数次的帮男孩买水,买早饭,活脱脱的一枚跑腿妹。班上议论纷纷,没想到他们冷漠刻板的班长竟然也有如此一面。女孩一直都知道,自己在班上并不是一个讨喜的存在。毕竟自己身为班长有很多事情都无法顾及全部人的意愿,所以总有一部分人视她为空气,而她也早已习惯。

? 女孩其实也知道,钟岩也是讨厌她的,这是她亲耳听见的,他说她整天就喜欢爱管闲事,整天嘴里都是陈词滥调。女孩不自觉的眼眶有些红,头一次觉得自己是这样的讨厌。

? 女孩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不再去管钟岩上课吵闹。有一天晴空万里,恰好她又坐在靠窗的位置,窗外的风暖暖的拂过脸庞,让女孩有些昏昏欲睡。正当她朝着窗外,微眯着眼。头顶传来轻微的压力,猛抬头,毫无意料的掉进了一双盛满星星的眼睛。

? 男孩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一只手挠着头发:“我只是,我只是觉得你的头发很像我家的猫,想摸摸。”两人脸红得不自然。

? “那好摸吗?”女孩强装正经。男孩不知如何回答。

? “好摸。”

? 女孩的脸彻底被染红了。

? 女孩将这一段写进了日记,他会不会也有一点点喜欢我呢?女孩抱着日记傻笑着。

? 班上一个被称为最八卦的女生思怡有一天下午找她一起回家。女孩起初是惊讶的,她记得思怡仿佛是并不待见自己的。但也无奈于没有拒绝的理由,也就只能欣然答应。

? 两人走在路上,思怡突然问女孩:“你喜欢钟岩,对吗?”女孩吃惊的睁大了双眼,刚想否决思怡便打断了她。

? “放心,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我也是无意间才发现的。”思怡说完露出了笑脸,那笑容女孩有些看不懂,心中依旧不安。

? “你想看他的小学毕业照吗?我和他是小学同学呢。”女孩最后放下了戒备,答应了。分手后便急匆匆跑回家,迫不及待的想要看思怡传来的照片。

? 一上线,思怡发消息来了。点开一看果真是照片,发了句谢谢,便仔细看了起来。将照片扩大成能看清楚脸的大小再左右移动看着,生怕遗漏某个细节,心中感叹那个时候的他真的好可爱。拿着手机不禁有些呆了。

? “他喜欢的女生是班上最漂亮的哦,你找找看。”---思怡。

? 女孩顿时觉得周身温度凉了下来,手有些颤抖抱着一丝希翼在屏幕上打字。

? “现在他还喜欢吗?”

? “对,已经五年了。”女孩有些慌了神,已经没有想要聊下去的心情。随意圈出几个漂亮的女生发给她,思怡回:都不是噢,算了,反正也不能告诉你。

? 第二天,上午课间女孩趴在桌上假寐。思怡走过来,装作不在意瞥了眼趴在桌上闭着眼的女孩,再拍了拍男孩的肩,接下来的话让女孩彻底绝望了。

? “昨晚,谈韶光来找我要辛甜的照片,她说她喜欢你。”虽然只是耳语,但也足以让在后座的女孩听得一清二楚,女孩鼻子酸痛得利害。

? 自习课,男孩转过头来,对上女孩发红的眼睛。

? “怎么回事?”男孩并不是脾气很好的人,此刻顿时充满戾气。

? “什么?”女孩下意识装傻。

? “照片的事。”

? “如果我说我没想要去看她的照片呢?”女孩的眼眶更红了,有些肿胀的刺痛。心也跟着痛了。

? “那李思怡为何要骗我,你又有什么理由叫我相信你。”男孩谈起辛甜就像是自己的所有物被占领了般,不准任何人碰触。

? “我真...”

? “别说了,我很讨厌私下去打听别人隐私的人。”男孩不耐烦打断。

? 女孩一整天都心不在焉地听着课,眼神不自觉便被前方男孩的动作拉扯着。心里一直酸酸的,像是一个气球装满的水,却被强压的触觉。

? “钟,钟岩。”女孩轻轻叫着男孩,有些胆怯。

? “怎么?”男孩侧着头,声音冷冷清清。

? “老师叫你去办公室安排跑操的事。”男孩是体育委员。

? “噢。”男孩随即站起身,没有看女孩一眼便走出教室。

? 夜晚,躺在床上,不自觉打开手机屏幕。微弱的光打在女孩脸上,在黑夜中尤为刺眼。

? 自然地点进男孩的空间,再小心翼翼地将来访记录删除,慢慢地看着男孩为数不多且早已烂熟于心的几条动态。叹了口气,我真是没救了。

? 退出空间,好友申请那一栏突然提示。女孩点开,看也没看,以为是好友申请就按接受。谁知是自己发送好友申请给别人。

? 真是笨到家了。刚想关掉手机准备睡觉,那人却同意了申请。

? “你是?”---念

? “不好意思,我加错了。”

? “那交个朋友吧,我看你是同城。”

? 女孩犹豫,这人不会是个骗子吧。

? “我看你也是学生,今年高一吧。”对方看女孩不回,自己先套近乎。

? “嗯。”

? “正好我表弟也是高一,他在xx中学。”

? “巧了。我也是。”女孩讶异。

? “他是3班的。”

? “...他叫什么?”女孩已经惊讶到说不出话了,怎么还同班?

? “钟岩。”

? “哇,不会吧。他就坐在我前面。”女孩手机已经握不住了,睡意早已消耗殆尽。

? “缘分缘分。我是他表哥,今年在读高四。”

? “高四很辛苦吧,加油。早点睡吧。”心里有些窃喜,哈哈,自己竟然阴差阳错认识了他哥哥。

? “晚安。”

? “晚安。”

? 夜晚有个好梦,女孩梦见男孩向她走过来,对她温柔地笑着,说着些什么。

? 第二天刚来学校,无奈前一天晚上的晚睡,想趴在桌上睡一下。迷迷糊糊之际,突然传来猛力。

? 抬起头,察觉到始作俑者是钟岩。本想对他笑一下,谁知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

? “怎么了?”

? “你自己想想你干了些什么?”他的声音透露怒气。

? “...”女孩努力思考着到底有什么惹怒了他。

? “不说是吗?你加我哥算是什么回事,你怎么会有他的QQ。”

? “我...不小心加的。”女孩百口莫辩,最真实的辩词此刻成了最无力的说明。

? “你以为我会信。谈韶光,你到底要挖我多少隐私才算够,我今天告诉你,不管你还想要怎样,我都不可能喜欢你。”男孩一字一句的对白打在女孩心上。

? 女孩此刻面色已经苍白。

? “我真的没想要这样。”女孩用微不可察的声音辩解着。

? 从那天起,男孩再也没有和女孩说一句话。女孩主动去找男孩也是谈一些班上必要的事。

? 夏季篮球联赛来了。

? 高一年级每班都要派人,年级组内选前三奖励。

? 女孩在班上通知着这件事,顿时全班都坐不住了,大声讨论着谁去比赛。

? “现在推举一下7名同学比赛,5名上场,2名替补。”女孩在讲台上扯着嗓子喊着。

? “钟岩,钟岩。”女孩们一致推钟岩。紧接着又有其他人的名字出现。

? “好,先这样,钟岩带头挑队员。”说完,便走下台,却对上了那双久违的双眼。

? “选完,名单交班主任。”点了点男孩的后背。

? “嗯。”

? 篮球赛当天,女孩却生病了,作为班长有很多事要做。从早上开始安排比赛事宜,一直忙到中午,已经有些力不从心,视线也经常有些隐隐模糊。但是想到下午就要比赛,必须去小卖部搬一箱水。女孩倚在教室门旁,头还是晕晕乎乎。

? “谈韶光,待会儿记得把水搬来。”男孩从她身边经过,并没有察觉到她的不适。

? “好。”男孩已经走远。

? 下午2点整的太阳洒着一天中最辣的阳光,站在小卖部门口,用手微遮了一下眼睛,看看是否有人能帮忙搬一下脚边这箱水,自己实在是没什么力气了。

? “嘿,这不是班长嘛?怎么在这儿,比赛已经开始了。”刚好路过的方宇在后面拍了一下女孩,随即走向前来。

? “搬水。你能帮我搬一下吗?”女孩的声音软绵绵的。

? “当然。”一时之间便抬了起来。

? “走吧,去看比赛。”

? 女孩慢慢跟在他后面。

? “加油加油!”此起彼伏的加油呐喊声充斥着耳朵,一场全年级的篮球赛已经打响。全年级16个班,分为8组同时开赛,气氛一时间燃到了最高点。

? “方宇,前面前面。大家班到了。”女孩很远就看见了赛场上的钟岩,一身白衣篮球装。

? 女孩和方宇在观众席第一排坐下,这是后勤人员专用座,方宇并不知晓跟着女孩就坐了下来。

? “等下你帮我发水给他们,我休息一下。”女孩用模糊的视线尽力聚焦着场上的身影,用手摸了摸额头的温度,不知是不是太阳的温度,很烫。

? “你怎么了?不舒服?”方宇转过头便看见闭上了眼的女孩。

? “没什么。看你的比赛去,记得发水。”

? “生病了就要去看医生,我帮你请假。”方宇想要去摸女孩的额头,被女孩手一挡。

? “真的没事,让我安静一会儿。”

? 方宇悻悻然收回手,安静了下来。

? 不远处,钟岩在场上发力着,投进了又一个三分球,可惜女孩并没有力气看见。突然裁判喊了一声,3班比5班,71比73。

? 女孩猛地睁开了眼,大家班要输了?这时班上一些女生大喊着,裁判记错分了,大家少记了一个三分球的分。裁判却不以为然,坚信自己没有记错。

? 女孩站起身,看着记时器上还有50秒,在看了看场上激烈的传球。跑到裁判面前,辩解。

? “您少记了3分,能不能加给大家。”

? “不行。”

? “大家班上的人都看见了,您这3分对大家很重要,比分就可以直接追回来的。”

? “你这样说也只是你们班的想法,并没有参考性。”

? 女孩还想再说些什么,哨已经吹响。

? “你们班不加分不是也赢了吗?”裁判朝女孩一笑。女孩往记分牌上看3班比5班多了一分。

? “那小子,3号那个,最后5秒进了一个三分。”裁判看女孩疑惑,指了指场上3号球员。

? 一袭白衣,钟岩。

? 班上女生此刻已经炸了,喊着钟岩的名字。钟岩此刻已经满身汗,在人群中寻找女孩的身影,想要拿到水。

? “钟岩,水。”一个男声打断了他。钟岩看见方宇在发水,微微皱眉。

? “谈韶光呢?”

? “她刚刚急匆匆就走了,不知道。她好...”像有些不舒服。

? 钟岩没听完接过水就转身离开。回到教室,发现了趴在桌上的女孩。

? “喂,你怎么没来送水。”

? “不是方宇去了吗?”女孩没有抬起头来,声音闷闷的。

? “你不舒服?”

? “有点。”

? “要不要送你去医务室?”

? “好。”女孩没有迟疑,抬起头朝男孩笑了笑。男孩对她好的机会可不多,要赶紧把握啊。

? “你怎么送我去啊?”

? “扶你。”

? “可是我走不动啊,脚软绵绵的。”女孩其实能走的,可就是想要他来背。

? “难不成我背你去?”男孩开玩笑。

? “对,我不会嫌弃你的。”女孩笑得越发灿烂,本就透着不正常的红晕此刻更加可爱。男孩停了一下。

? “可是我嫌弃你。”男孩还是弯了腰停在了女孩身前。女孩迫不及待扑了上去。

? 大概是因为篮球赛比完的原因,走廊上的人并不多,回家的人占多数。女孩趴在男孩的背上,感受着这片刻的温度,虽然男孩出了一身汗,身上依旧很是好闻。

? 谁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 不到一会儿,男孩突然将女孩放下,一个人定在原地。女孩有些疑惑,看向四周,下意识觉得老师来了,谁知只有一个女生经过。那个女生并没有发现他们,而男孩的视线早已被那个女生所带走,女孩意识到了什么。

? “对不起,我继续背你去。”男孩回过神抱歉地看着她。

? “嗯。”女孩什么都不想问,就让她停留在虚假的美好中。

? “你不要喜欢我了,行吗?”低低的声音传来。

? “为什么?”女孩微微颤抖着。

? “我有喜欢的人了。”

? “她喜欢你吗?”

? “不。但她答应了我3年后,会给我答复。而我也等她。”

? 女孩彻底心碎了,原来这种心碎的滋味如此痛彻心扉。

? “我...我可不可以也等你?要是她3年后拒绝了呢。”女孩抓紧男孩的衣服。他听见男生微微叹了口气。

? 女孩对自己说,何必呢?不就是个钟岩吗?可不坚持怎么会甘心啊。她自认自己是个十分倔的人。

? 躺在医务室中睡了一觉,一觉醒来已经接近傍晚了。坐起身环顾四周,空无一人。站起来,身上轻快多了,好像身上的难受都随汗一起流去。

? “春天的风,能否吹来夏天的雨

……

可能我撞了南墙才会回头吧

可能我见了黄河才会死心吧

可能我偏要一条路走到黑吧”

? 飘来的歌词使得女孩愣了一下,自嘲一番,真是符合自己呢,回家得搜搜什么歌。独自苦笑。

? “老师,我想和钟岩做同桌。”女孩下课后走进了办公室。

? “为什么?”班主任抬头看她。

? “他数学好,我语文英语好,大家可以共同进步。”

? “那行,他同意了?”

? “......嗯,他同意了。”女孩有些不自然。

? “好,到时候换座位给你俩挑一桌。”

? “谢谢老师。”

? 换座位当天,女孩装作不在意地挪到了男孩身边坐下。

? “你怎么坐这儿?”男孩抬眼,不知什么情绪。

? “老师换的座位,我也不知道。”心虚地笑着。男孩再也没说话。

? “呐,这道题怎么做啊。”女孩将题推向男孩,男孩侧头看了一眼。扯出一张草稿本,拿起笔认真算起来。女孩心怦怦跳着。多年后,当问起什么时候的男孩最帅,女孩都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为她解题演算时的样子。

? “答案是[2√3,5],对吗?”男孩用笔敲了一下卷子,女孩才刚刚回神。

? “啊,对了耶。你真利害。怎么算的?”被夸后,男孩的脸有些红了。

? “这样……”男孩慢慢地一步一步写下来。

? “需要帮你装杯水吗?我坐在外面,你不方便。”女孩瞥见男孩的水杯空了,又正好发现有人刚装完水从身边经过。

? “不用,我自己来。”

? ……

? “需要我帮你买个面包吗?你早上好像没吃早饭。”

? “谢谢,不用了。”

? ……

? “我想和你一起回家,正好顺路不是吗?”

? “我从明天开始骑自行车来,不走路了。”

? 女孩越来越气馁了,男孩一贯拒绝的态度让她渐渐失去了信心。

? “看,谁来大家班了?”扯了扯身边人的袖子。

? “哎....”男孩从题海里抬起头不悦地看了眼女孩,再朝着讲台方向看。? ? ?

? 辛甜这个礼拜负责卫生打分来班上检查,男孩的眼神一下子被牢牢锁住,女孩觉得这眼神熟悉极了,像极了女孩望男孩的眼神,这种目无其他只有对方的眼神。

? 女孩握紧了手中的草稿纸,心有些凉了。

? 女孩近些天有些感冒,总是会不经意间吸鼻子,打喷嚏,咳嗽,但是都被女孩刻意地降低了声量,因为并不想因此吵到他。

? “啊切!”想从抽屉中找纸巾,无奈找了半天都没有。这时,从右方递来了一张纸巾。

? “啊,谢谢。”女孩接过男孩的纸,有些受宠若惊。

? “干嘛对我这么好啊?”女孩忍不住扔了个纸条。

? “别想多,大家是朋友,互相帮助应该。”过了几分钟扔回了纸条。

? 女孩看完纸条,用力抓了一把,纸条瞬间就变回原型,抓着纸条的手微微颤抖暴露了她平静的外表。

? 高二。

? “谈韶光,不要喜欢我了。”钟岩和女孩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 “你别开玩笑了,我早就不喜欢了。”女孩装作惊讶的表情。

? “那就好,那就好。”男孩明显松了口气。

? “你是我永远都好兄弟。”男孩拍了下女孩的肩。

? “哼,谁要当你一辈子兄弟。”女孩心中呐喊。看着男孩一脸兴奋的表情,女孩心内滑下了泪水。

? 谁要当你一辈子兄弟,我还喜欢着你啊,笨蛋!你就不能回头看看我的好。

? 一转眼,高考后,两人填报志愿,两人成绩都算是学校顶尖的。男孩对心仪的大学并无太大压力,女孩却迟迟决定不了。

? “喂,钟岩吗?”女孩深夜拨通了电话。

? “嘿,谈光光,有什么事?”男孩回,心情出乎意料得好。

? “那个...你的志愿表借我一下。”

? “啊?为什么?”

? “......借我抄一下。”女孩笑道。

? 问男孩那天心情为何会如此好?因为就在那天晚上,辛甜接受了他的追求。而女孩第二天如愿以偿抄到了他的志愿表,却失去了他。

? 我终于和你来到了你想去的城市,而你终究是我触不到的恋人。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