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丨慈悲33

第二天早晨,祖母穿了厚厚的袜子,还是出工的,队长知道她的脚受伤,没有安排她去田里干活,而是叫她晒担绳,将用过的担绳晒干,然后存放在仓库里。

自从出了这个事情后,父亲便不让祖母下河摸螺蛳了,因为祖母不会游泳,父亲说万一你的脚一滑,滑到河的深处,你说怎么办?父亲还对祖母说,如果你还要下河摸螺蛳,可以也可以的,那你先得学会游泳。

父亲说的是气话,祖母六十多岁的人了,哪里还想学游泳呢?

不过,祖母不摸螺蛳倒是真的。

母亲想吃螺蛳,大凡有父亲下河去摸的。父亲从大队回家,一般都很晚了,即使很晚,只要母亲说想吃螺蛳,父亲就会拿起木盆去河边的。父亲下河深,总能摸到几只河蚌。回忆此等往事,母亲说,那时候吃着红烧河蚌,等于吃着红烧肉了,一样的幸福,一样的高兴。

母亲怀孕了。

祖母开始忙碌了。她背着一只草包,到田野里寻找苦草。

苦草,清热解毒,止咳祛痰,养筋和血。用于急、慢性支气管炎、咽炎,扁桃体炎,关节疼痛;外治外伤出血等等。在我的家乡江南水乡,以前女人生孩子都要吃苦草的。

祖母割了苦草,然后将苦草晒干,将晒干的苦草挂在梁上。

所以,当时屋子的梁上挂满了苦草。

母亲说:“妈,你割了那么多苦草,太多了吧。”

祖母说:“多一点,不会向你讨东西吃的。若少了,这种东西花钱也买不到。”

母亲说:“人家说苦草很苦的,我担心自己喝不下。”

祖母说:“苦草越苦越好,你喝不下,下身排毒不干净,那会得妇女病的,一个女人有了这种毛病就苦一世哉,所以坐月子时一定要喝苦草,一定要养好身子。”

母亲说:“我啥也不懂。”

祖母说:“你不用担心,有我哩!”

母亲怀孕的时候想吃水梨,祖母便叫父亲去买水梨,夜里父亲回来了,母亲问水梨呢?

父亲说:“我跑遍渭泾塘街上,没有看见一只水梨。”

母亲很失望。

祖母说:“水梨又不是贵东西,苏州城里应该有的吧。”又说:“明天我来请假,我去苏州买水梨。”

听了祖母的话,父亲脑洞大开,他找到供销社,他们每天到苏州城里进货,便托他们买两斤水梨。就这样,母亲吃到了水梨。

父亲问母亲:“水梨甜不甜?”

母亲说:“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