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鱼的快乐

今天看到街上有卖游古条(一种小鱼)的,忍不住买了一碗,看到这小小的鱼儿,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儿时在河边洗筲箕(shaoji竹篾做的,很密,用来洗菜和淘米,过滤各种东西等)抓鱼的情景。

儿时,做饭通常是大锅大灶,一大家子人的饭食便是从这烟熏火燎的锅灶里悠悠然做出来的。


人多吃饭,那饭自然是每天得沥着吃,因为沥的饭吃起来香,一粒粒的,吃剩的饭第二天热着吃时,还不粘锅。而每每沥饭就要洗筲箕,不洗的话,那米汤干了,就会把筲箕的缝隙糊死、就不能用了。筲箕和锅一样非常讲究,每天都要洗刷得干干净净才行。

那时,我虽不会做饭洗衣什么的,但像洗筲箕这样的小事情,我却能帮上一二。

我非常乐意洗筲箕,因为洗筲箕不仅能在河边近距离的看到河面上“游动“的船只,还能感受到船只驶过,涌上岸的那一浪又一浪蹭着腿的奇妙的感觉,当然,最高兴的还是洗筲箕时能捉鱼。

不知为什么,到河边洗筲箕时,我总感觉河里的小鱼儿有感应能力,下河前,水面明明一片宁静,一条鱼也没有,可只要刷刷地洗几下筲箕,那鱼儿便像早在四周隐藏了似的,立即从四面八方游来(大多数是小游古条)。

它们暗黑色的身体像精灵一样,在水中上浮下沉,左摇右摆,成群结队,或独自逍遥自在地游来游去,或突然会高高的跃出水面,似乎想看看有多少吃食。大家人类眼中的残羹剩饭,却是鱼儿心底最美的盛宴!

看着成群结队的鱼儿在游来游去,我的心便不由自主的满心欢喜。筲箕洗好后,我便开始和小鱼儿做起游戏来,不过,对于鱼儿来说,却是“生死”游戏。

——如果被我抓到了,就成为我的盘中餐,如果有幸逃脱升天,那就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我把筲箕沉入面前的水中,微微俯着身子,一动不动,清等着鱼儿上钩。筲箕里没有了诱饵,想抓到鱼儿就只有靠耐心了。

不一会儿,便有鱼儿游过来。有几个,或许是探“地雷”的工兵,先行在前,一下子便冲到筲箕里面,可不一会又马上游走了。

我静静的看着,心里并不着急,因为我知道,总有家伙会撞进我的网,果不其然,“工兵”游走之后,后面的“部队”便跟上来了,虽然它们中有的小心翼翼,一碰到筲箕圈便游走了,但依然有不少没脑子、或是贪吃、又或是“好奇心害死猫”的鱼儿游了进来……

趁鱼儿进得差不多时,我突然猛地端起筲箕,鱼儿立马便惊慌不已,四处乱窜,随着筲箕露出水面,鱼儿更是没头没脑地乱蹦乱跳!

有的幸运至极,跳出升天,有的就没那么幸运了,再怎么跳,也跳不出“如来佛”的手心,只好认命,偃旗息鼓了。

呵呵,看着活蹦乱跳的鱼儿,我的心也随着高兴得不得了,端起鱼儿便喜滋滋地往家跑,到家后,立即将鱼儿倒在一个小桶里。然后,一屁股坐在小桶边,一眨不眨地看着鱼们游来游去,那高兴劲儿,感觉这世上没有比这更快乐的事情了。

抓到一点点小鱼儿,自己就开心得不得了,儿时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只是,这份简单的快乐,不知为什么,越长大越难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