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

输入四年的时候拼音自动联想出了思念两个字,恍然间有些冥冥中自有安排的醒悟。四乘以三百六十五再加闰年多的一天,应该是庞大的数字,而真正相守的时光却不及一半。思念。思念。

才相识几天来不及试探完全就匆匆分离,留了车窗外你向我遥遥伸手的念想。后是我和新认识的老朋友们肆无忌惮的玩,压马路,熬夜,哭和笑,想要挥霍掉前一段支教积累下的泪水和青春压抑的荷尔蒙。再是各回各家后,手机做鸿雁短信是尺素,病重陪伴的相许。然后还来不及见一面,执起彼此的手,就拉开了相隔亚欧大陆的距离。大家熬过了时差熬过了陌生熬过了最初的如履薄冰,在屏幕前一寸寸为对方剥开自己,漏出柔软的内心,还有内心深处二十年来暗无天日的阴森角落,然后彼此包容,互相温暖,驱散阴霾。我飞回,我在家停留,然后半年多以来第一次回到杭州,也终于回到了你的怀抱,落在一朵羞涩的玫瑰枝头。

兜兜转转,是劫是缘。大家像纷飞的燕和作茧的蝶,翩跹相遇,在杭城的春秋里起舞缠绵,然后在酷夏和隆冬别离,只为下一次更美的相聚。这是一段最美的时光。那时候时光悠长,白天日光明媚却不灼热,夜里哪怕没有月光,心里都柔情的明亮。那时候的分离甜蜜多过苦涩,每日电话那头倾诉的思念都化成蜜糖缠绕在感情的纹理间,手机里有羞人的传情,那是两人秘而不宣的幸福。

再后来,不知是对是错,也或许一步错步步错。我奔赴上海而你没能跟上我的脚步。上海和杭州间的距离从两个小时的特快缩短到一个半小时的动车再到一个小时的高铁,缩短的时间也拉不回两颗背道而驰的心灵。疲惫。寡淡。相互指责和不信任。外面美好新鲜的一切。速度和激情。大家把辛苦垒积的感情城堡拦腰砍断,用刻刀在彼此的心室壁上刺青,然后再哭着舔去刀锋上的血。深爱,但是不知如何去爱,于是只好互相折磨。依然死不放手。等待伤口结疤,鲜血褪成记忆,痛彻心扉之后变的麻木,最后再到缓和而又神经质。

弥补一道裂痕要用多长的时间?还好大家十指相扣,值得期许的未来还很长。

抱歉已经让你等了太久。还好冥冥之中有天意,生生世世的尾号毕业那年我也说不清为何要固执保留,也许最初的离开是为了归来和重逢,是为了经历坎坷然后浴火重生。

四年。思念。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大家都已经等了太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