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应该是我睡觉的地方换得最频繁的一年吧。

一、春

正月十五过后,便按照佛山中行的统一要求去集训(玩)三天,开始了频繁换床的一年。三天过后,分配去了南庄中行。地址是按新家的地址写的,但却分配去了最偏远的禅城区区域,心情不言而喻。但没关系,有宿舍,我这样安慰自己。行政经理来接大家3个新人到行里,银行所在的整栋楼都是中行的,4到8楼是宿舍。大家住8楼,顶楼,拖着行李箱,此刻大家谁也帮不了谁了,只能卯足全力。旧旧的房子,旧旧的墙面和电线开关,旧电线和奶奶家一模一样,我真害怕漏电等安全问题。一床一桌一凳,简简单单。起初是拿着棉被过去的,现在也忘了当初年月是何夕,总之后面我有热到整晚睡不着的时候。也有舍友不在,我第一次一个人住的时候,挺害怕,感谢当时那位陪我聊天的朋友。到现在,我依旧记得阳台外对面酒楼直射过来的红色灯光,和窗外整整齐齐的木材厂。那段时间非常想逃离,甚至萌生跨专业考研,永远不干金融这行的想法。应该是非常不开心非常压抑了吧。还好,现在离开了。

二、夏

4.24,通过社招方式,我重新回到时代,去了广州企业东区。接下来的3个月,我每天往返于广佛两地。从广佛线的朝安到一号线的农讲所。每天6点40起,妈妈送我去地铁站。爸妈都不希翼我在广州租房住,而我不想再打扰到他们,7月底,搬来广州。虽是早起的三个月,但同时是作息非常规律的三个月。这时尚未毕业,但是回学校的次数已经很少了,宿舍的床也渐渐起了尘。直到最后,空荡荡。离校那天,爸妈来载我回,我努力克制伤感,但还是忍不住别过头去。

三、秋

7月底,来到了西朗。房子是妈妈陪着找的,安全问题是家人关心的首要问题。从此,我真正意义上的一个人的生活开始了。一个人上下班,一个人息灯入睡。没有做过饭,都在企业吃。偶尔逛逛街,回来看看书。头两个月,很多时候都失眠,有一晚到4点才睡着。不知道是因为奶茶,还是一个人住怕。到了9月底,买了一箱资料回来,立flag,给自己一个盼头。自此,不再睡不着了。10月,张叠来和我一起住,更加一躺即着。

四、冬

12月快来了,我又要搬去哪里。似乎漂泊的日子还要持续很久。我很想下项目了,但是我更想实现那个盼头。有时候会想起南庄中行宿舍的床,稳稳定定地在那里。但,我还是喜欢现在的生活,因为好像,开心最重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