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副驾驶”,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朱会利 焦点讲师班五期 洛阳 坚持分享第1328天《坐“副驾驶”,真不是件容易的事》2020.06.26

? ? ? 马先生的驾照已经考了好多年了,一直没有怎么开过车,久而久之,他也越来越不想开了。

? ? ? 有时候,我开着车,说让他练习练习,他也总是说,不想开,要么就是忘记带驾照了……就好像不想写作业的孩子永远能找到理由,实在没有理由就说“不想做”,别人也没有任何办法。

? ? ? ? 我也懒得跟他计较,就这样,又一个有了证却始终不会开车的人诞生了。

? ? ? ? 近段时间,我以卖车为要挟,逼得他终于肯试试了,结果快三个月了,平均一个月能碰两次车就不错了——必须得有人陪着才可以练车,只有偶尔同在洛阳的一位同学有时间了才能陪他练习。车好几次都放得打不着火了。

? ? ? 这次放假,要从洛阳回老家,逼不得已,他一个人开车返回。周三晚上,开到半路已经九点了,路上熄火无数次,他到底还是放弃了,在伊川姐姐家歇下了,第二天也就是周四一大早继续返回,路上又经历了一路波折,不管怎样,总算是到家了。

? ? ? 休息了一天,周五开车回婆婆家,从大家家出发,先是倒车差点倒沟里,然后半坡起步无数次熄火,就是起不开步,我一直没上车,在路边看着他一次一次的熄火,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好不容易启动了,到了中途为了练习停了下来,便又无数次重复之前的熄火盛况……

? ? ? ? 后来,上完了坡,我坐在副驾驶上,开始看着路,一边引导他换挡、打方向、减速、超车……反正是到了家,但是我知道,大家俩都很不开心,他被说得不舒服,我更是充满了负面情绪,感觉陪着他开车,自己倒是快要崩溃了!

? ? ? ? 下午迷迷糊糊睡醒,不知道该做什么,那就继续练吧,终究是他对车太陌生了,感觉跟不上,手脚反应跟不上。于是,踏上他的归洛之路。

? ? ? ? 提心吊胆、胆战心惊,我想我真的体会到这词语的含义了,我免不了语气又不好了,他心里也积攒了情绪,只是敢怒不敢言吧。就这样,到了半路,我实在觉得自己快要无法忍受了,心里又是满满的矛盾,因为我能觉察到自己的情绪,我也能理解到他开车少开的不好很正常,更明白这些都是必经之路,所以我一边难受着,一边矛盾着,理智和感情交错着,感觉自己简直像是快要炸了的气球。

? ? ? ? 我终于决定不再吭声了,做个安安静静的副驾驶,我甚至放弃了看路,拿起手机玩起了消消乐,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到高速路口的时候,他问我该怎么走,我看了一眼有路标,没吭声,继续玩我的游戏。他到底还是走错了路,停在路边虽是缓坡,但车来车往,又起步了半天,我忍住一声不吭,任凭他自己折腾。

? ? ? ? “前面到收费站了,是不是该减速了?”我不说话。

? ? ? ? ? “倒车是不是先打死方向,再回正?”我继续沉默。从头到尾,我一个字没有说。

? ? ? ? 他把车停好了,旅途结束……

? ? ? ? 我觉得好累,比自己开了半天车都累,一句话也不想说,甚至觉得,他真的不愿开我也不想管了,我也想放弃了。心里却很明白,于开车而言,现在的他不过是个刚走路的婴儿,大家对待婴儿可以耐心的一步步鼓励,等待,为他的一点点进步欣喜若狂;但对待同为“婴儿”的大人,却免不了高了期待,多了要求,生了不满,尤其这个人是自己身边的人的时候……

? ? ? 想起大家常常说的青春期的孩子,在青春期这个阶段也是个婴儿,大人也需要像小时候一样陪伴他成长,就觉得真的是如此道理。家长就像是“副驾驶”,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该说,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如何调整自己的情绪能继续陪伴……都是好难好难的命题。

? ? ? ? 可是,难也得做啊,唯有继续修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