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真的不能被原谅吗?

我小时候,无数次,看到我爸打我妈,我妈鼻骨断了,被我爸拿电饭锅给砸断了,我妈手指被我爸掰断了,重新接上但是使不上力,回不了弯,他每次喝醉酒,我就想把我妈藏床下面,生怕我爸看到我妈。

我爸打我妈已经打出骄傲感了,还需要现场观众的围观,他习惯性把我妈按在床上,手里拿着剪子捅我妈大腿,我上去抢,手指被捅了一个口子,我爸看到我手指的伤口流血了,他表情特兴奋,他把我按在沙发上,我想爬起来,他就用脚踹我头,让我留在沙发上看着我妈被打的样子,然后他继续用剪子捅我妈大腿,还让我在旁边看着为他叫好,为他欢呼,如果我哭出来,他就捅得更深。

我妈已经不会说话了,喊都不敢喊,全身发抖就一直等着我爸打累了。

我爸打我妈的原因很多,我妈全职在家,打麻将输钱了,把家里的东西卖了,有时候还把我压给别人,说回家拿钱在赎我,但两三天都不来找我,还是别人把我送到家门口,她也从来不照顾我,吃饭我自己做,没菜吃,就直接打开水龙头泡饭。

当然她也不照顾我爸,家里乱七八糟,被子没有被套,因为换下来她懒得洗,她天天晚上不是玩麻将,要么就是被其他男人送回家,吐了一地,我自己擦,但我擦不干净,我爸回来觉得恶心,就开始打我妈。

有时候打我妈也没有原因,我爸就会开始找借口,什么你不照顾孩子,或者哪一天,你跟哪个男人去哪里,我现在生气了,我要揍你了,然后我看着我妈挨揍,循环往复,周而复始,好像看不到尽头,反正都是这样的日子。

直到我妈跑了,家暴也停止了,我也被送到了其他家庭各种寄养,有些家庭很有爱心,我能吃饱,有些家庭就很不好,我从小就要看人家脸色,别人家的孩子我都得好好伺候着,哄着他们,生怕我在被送给其他家,待遇还不如现在这个家。

后来长大了,赚钱了,可以养我自己了,我的性格就变得很极端,在工作上我特别努力,因为我害怕没有了工作,就得过小时候的日子,我工作越出色,我在私生活上就越不用看其他人眼色,我痛恨看其他人眼色过日子,痛恨到我都觉得小时候像奴才一样看人眼色过日子的我下贱恶心,令我厌恶。

我也想自己有了社会地位,得到别人的簇拥,有了经济条件,可以照顾我爸我妈,很可惜我妈妈并不需要我,从经济到精神,没有我的出现,她会更自在,这我也能理解,一看到我就能想到过去,我自己都觉得过去太难堪,她肯定比我更觉得厌恶。

我爸也不找我,他这种商人,简直鸡贼的令人发指,在大家还没懂外汇外贸之类的事,他就去非洲打市场,国内开厂子,人工便宜,做出小电器在卖到非洲那种毫无生产能力的地方,后来做小电器出口的人太多了,他及时反映过来产能过剩,立即卖掉厂子搞建材,所以他既不会以我努力工作为骄傲,也不会因为缺钱而依赖我,因为他在国外经历过枪林弹雨,要不回来钱,还被人骗,他比我更努力,更辛苦的熬过来,自然也看不上我现在的工作,女人他也不缺,比我可爱开朗的弟妹也有了,我对他毫无用处。

只能寄期待他人,小时候对我好过的养父母,逢年过节我工作无法去看,只能送钱送东西,他们客气的道谢,短信客气得让我无从回复,毕竟人家有自己的孩子,我始终是个过客,能做的只是锦上添花。

可我迫切的需要一个家庭,这个家庭需要我,我极端的迫切想成为家庭中那个可以依靠的人,从经济到精神,我全部来承担,依靠我吧,为了这种迫切,我又要拼了命讨好我爸妈,看他们的眼色,还要看我后妈跟弟妹的眼色,这跟小时候的我也没什么不同。

我厌恶看人脸色,又控制不住自己要去看爸妈脸色,我希翼他们以我为骄傲,依靠我养着他们,可他们完全不需要我存在,我想融入养父养母的家庭,可工作让我不能长期在他们身边,他们亲生的孩子又隔在中间,每次我觉得自己恶心自私,就想捅自己,就像我爸捅我妈一样,我希翼他们能看到我受伤了,或者要死了,然后突然良心发现,接受我进入他们的家庭,我肯定会对我的弟弟妹妹很好。

但我弟弟妹妹对我的进入要么是陌生,要么是礼貌的疏离,归根结底到这样的地步,能怪谁?如果我妈负责,我爸温和不暴力,大家会是幸福的。

所以你说家暴可以被原谅嘛?解决问题靠暴打女人能有什么效果吗?

为什么受害者一定要原谅施虐者呢,而施虐者却觉得自己只不过是失手罢了,你失手一次两次三次,你觉得不过是打人,我悔过了啊,可家暴就像涟漪一样,会波及他人,你道歉了悔过了,别人受到的伤害就消失了嘛?为什么不能原谅家暴的施虐者呢,因为你居然觉得自己也很无辜!你居然认为自己诚心悔过别人就一定要原谅你!不原谅你的人就是不给你重新做人的机会!你做人还要别人给机会?

凭什么原谅你,我如果是男人,当着你家人的面,你孩子的面,我揍到你无法自理,随后我诚心的悔过,你家人会原谅我吗?他们会忘记这段嘛?

你以为自己是传教的嘛?来教堂惭悔吧,只要惭悔,上帝就会原谅你,去你的吧,原谅你是上帝的事,你去找上帝吧。

你以为家暴不过是打女人几下而已,可这种几下随着女人无法反抗,你会越来越上瘾,人队弱者并不都是同情,还有欺压,而这种欺压会跟涟漪一样波及到日后的生活,你们有了孩子怎么办?

像我一样,担惊受怕的长大,小心翼翼的看人家脸色?就像我去我爸家里,我都不知道该走哪,讨好的笑着看我后妈,心里想着我穿着外裤坐沙发上会不会被嫌弃,可不坐着,光站着又太突出了,就这样瞻前顾后,处处小心,如果恋爱我也是这样的感受,那我不如单身一辈子过会更好,如果单身一辈子都过不好,那我不如早点死掉。

我团队内有个长辈,他一直告诉我,我的三观是歪的,人得对生命有敬畏感,我不反驳他,他上有老下有小确实要对生命有敬畏感,但我一无所有,敬畏什么?

后来我发现我之所以一直不珍惜自己的命,是我把自己区分成了两部分,一个是小时候的我,一个是现在的我,只要小时候的我有出现的可能,那报复自己身体,就是在报复过去那个奴颜屈膝的我,用现在强大的我报复过去的我 ,有种神奇的快乐。

我希翼自己能控制周围的状况,不管什么事都一样,能控制我就会莫名安心,不然我就会很焦躁,负面情绪上来了,时间太久我压制不下去,小时候那个我就要出现了,我开始想依靠别人,乞求别人的帮助,还需要看人脸色,这种自我厌恶让我无法做正确的事,什么都做不了会让我更崩溃,那种因为太弱了可以被随意抛弃的不安开始出现的时候,就是我对他人恶意防备的开始,与其你先随意对待我,不如先把你压下去在说,最起码我安全!这种恶性循环让我有被分裂的痛苦,我也想善良,发自内心的善良,但我的经验告诉我,不提前做防备,死的就是我,与其我死不如你死!

我只想不看他人脸色,不畏强权,也不踩高捧低,有着自己的三观跟逻辑思维,内心有自己的天平,旁人的意见我不听,我走自己的路,你在我身边工作,只要负责实行我的想法就行,意见可以提出,但别强迫我听,而且我从不相信以怨报德这事,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你善良对我,我自然善良对你,可如果你阴我,我就双倍奉还,如果我现在没能力回击,我日后也肯定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