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5

今天一个字,累!

今天早上,准备陪爸爸打完针后出院(割翼子,专科医院,只看眼部疾病,),然后陪爸爸去人民医院做检查。结果爸爸说有妈妈陪着,不用我去,下午上人民医院检查时我再陪着去。

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姐夫打电话过来,说爸爸现在又非常不舒服,让我把爸爸弄到人民医院看一下。

我想也没想,对姐夫说,刚刚给爸爸打电话爸爸,爸爸说不用我去照顾他老人家,怎么一会就又不舒服了?姐夫说,我这么说就什么也不说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姐夫的话,让我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我赶紧打电话问姐姐,姐姐说爸爸又像前天半夜那样疼起来了。姐姐说,她现在正扶着爸爸准备去人民医院,让我在路上等着一块去。

于是,我和姐姐心急火燎的陪着爸爸到了人民医院。可在医院挂了号,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号,好不容易到后来却又要去做彩超,却又要排队,又等了一个小时,出来时早上没吃,眼看着到了中午,我便出去买了点饭和菜和姐姐、爸爸一块吃了。

彩超做好了,可到医生那儿时医生已经下班了。没办法,又得等医生要到二点半致三点之间上班。这样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快三点时医生终于出现了。

爸爸的问题不大,医生就开了点药,让过10天后再到医院做检查。

回到家里,还没歇多大会儿,同事打电话来,说朵以差打包的人,让我赶紧过去。于是我匆匆喝了两口茶,便赶去了,回家时十一点了,累得连腰都伸不值。

累暂且不说,可回家时,爸爸告诉我一个不幸的消息,邻居许爹,居然过世了!

我心里一惊,马上想到许爹家去看看,可是许爹家早已没了灯光。爸爸说,张奶奶(许爹的老伴)刚从医院回来,由她的孙子陪着睡着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许爹就这么走了,今后,前湾后湾的物件坏了找谁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