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黄时光

? 如果连记忆都模糊了,那么大概是时间太久了吧,如果想一个人想到视线模糊,那么大概是遗憾太多吧!

?我以为自己走的如此坚决,一定不会悔恨,不曾想,好几年之后回想起来还是鼻子发酸,即使我已经想不起他的模样,但,我依旧记得那份温暖!

? ?那时刚毕业的我,如此没心没肺,整天嘻嘻哈哈,用他的话来说像朵向日葵,对谁都笑!而,那年的他,刚转业,相遇是必然的,而相识却有些好笑!

?我在医院工作,那天在儿科门诊,忙的昏天暗地的,好不容易下班了,一小孩追着我后头喊阿姨,看她没有大人跟着,估计是走散了,于是跟她坐在导医台的椅子上闹,板着脸唬她说,要叫我姐姐,你有见过那么可爱美丽的阿姨么!正跟小孩瞎扯着呢,听到身后呲一声。我猛一回头,看到一个穿着制服的小伙子,狭长的眼睛里嗪着笑意!本该脸红的本人却对着他呲牙咧嘴的笑了一下!当然他是看不见我的牙啦,我全程都带着口罩呢!

? ?后来女孩父母找来对我一阵感谢之后带走了孩子,我笑笑便去了更衣室,出来时竟碰上了他,我以为是碰巧,不想他却是有意等我呢!旁边还有个人,也穿着制服,两人上来便跟我扯了一通医院忙碌的盛况,我点头应着,两人一唱一和的便把我捧高了,然后顺势要走了号码!

? 我想从事医学的人都知道,大家一天忙到晚连吃饭上厕所都觉得浪费时间,哪还有心思记那天什么节日啊!忙成那样下班已经累成狗,就想回去躺被窝里!走出门诊大楼,一股冷风吹来,缩缩脖子,赶紧回去才是正道,晚饭就吃个泡面什么的解决一下!

?回去随手打开电视才发现今天居然是跨年,我看着泡面,摇头感叹终究被医学和生活逼成了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女汉子!埋头吃起泡面了,心里也有些酸楚!然而此时电话响起,一个陌生号码,随手接起便问哪位,对方沉默了片刻,呵呵笑了一声,说:年纪不大忘性倒挺大!原来是他,下班他要走我号码时他说要确认一下,所以给我拨过一次,当时还认真的跟我说了名字,然而一心念着被窝的我,转身就忘了要备注了!我有些尴尬的笑笑,问有事么!他也不答,只是问我在哪,可有约,我如实回答,他说一起跨年吧!我拒绝了,我想这个点去晚饭肯定是没了,路上还得忍受寒风,不划算,所以坚决不同意,他也不勉强,只说有很多朋友,一起跨年热闹,我以第二天要工作为由推了。挂了电话,吃着半凉的泡面,开始有些想家了,于是躲进被窝,没出息的开始咬被角,后来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 第二天是元旦,理所当然的,我又上班!下午时他带了一群兄弟来到我面前,轻声说晚上去烧烤,你去吗?当然我拒绝了,虽然我单身,但是我还有姐妹呀,元旦嘛,当然早就约好了!

?下班后,跟姐妹去吃饭,然后提了一下这事,这群无良的女人便说,你大胆答应便是,大家还能省下一笔饭钱,而且,要又不是holle kity怕什么,席间东拉西扯的笑声不断,算是愉快!然而这种时候惯例都会有坏事的人来,一个缠了我很久的人来了电话,说要一起吃饭,人家又没有过份要求,而我也没好意思在这一天让人家难堪,于是只好报了餐厅名字,想着说一般人也不会真的回来,然而我的预判再一次错误了,他居然找过来了!

?姐妹们么倒是没什么异议,当然了,一群那么久没有什么娱乐的娃怎么可能放过这么一个机会呢,于是席间笑声更加尖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