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宝宝的早晨



今天早上格宝宝一起来,“哧溜”一下滑倒地垫上,拿着玩具开始玩了。

我拿过小体桖衫,她很听话地穿上了,再拿过妈妈准备好的打底裤,她把头摇成拨浪鼓:“我不要穿这条裤子,我要穿白色带袜子的裤子。”

“那可不行哦,连袜裤是穿裙子穿的,你们老师不让穿裙子。”我认真地说。

格宝宝哼哼着:“我就要穿,大家老师给穿裙子……”

“是吗?老师给穿裙子呀?我都不知道,那我打电话问问老师吧!”我作势要去拿手机,格宝宝揉着眼睛开始哭了起来。那样子很是伤心欲绝。

“要不这样吧,我给你穿连裤袜,但是你要在连裤袜上面穿一条牛仔短裤。”我决定跟她商量一下。

“好的!奶奶!”格宝宝立即破涕为笑,仿佛刚刚哭鼻子的不是她。

高高兴兴地穿上了牛仔短裤,格宝宝飞快地跑向厨房,那里有我给她炖的鸡蛋,大家开始飞机落地游戏。

我舀了一大勺鸡蛋:“来吧,格宝宝,我的飞机从南京来的,需要降落。”

格宝宝高兴地一口吃掉鸡蛋:“小飞机从南京来的!”伸手要抢勺子要自己吃,为了节约时间,我高高举起勺子绕着圈儿不给她,小飞机从南京到上海,到北京到东京说了一个遍,鸡蛋也吃的差不多了。小嘴里装的满满的时候你要说:“地面小组,请清空跑道,大家的飞机要降落了!”这样她很快就能把饭咽下去,然后笑眯眯地张着小嘴给我看。

吃一口不换地址还不行,必须得说小飞机从哪里来的,得亏奶奶我是老师,不然怎么应付得了这个可爱的小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