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者有罪论——大家每个人,都可能是强奸犯的帮凶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数以百计的女孩子被她们的语文、数学、英语、物理老师长期性侵。老师们二三十年里不断地换着女孩子,却仍然做着名师,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惩罚。

李国华老师的内心独白,大约能说明其中的一个原因:“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

书中的女孩子郭晓奇被李国华性侵后,为了赶走内心的罪恶感,相信了李国华的“爱你才会对你做这种事”的论调,常年跟李国华保持这种关系。直到李国华因为有了房思琪,觉得不方便,抛弃了郭晓奇。

接下来郭晓奇告诉了父母,郭父郭母要向李师母道歉。因为自己的孩子破坏了老师的家庭。

郭晓奇气不过,将事件发到网络上,却遭到了几十万的网友的攻击。内容主要是对她进行“荡妇羞辱”。“长长的留言串像一种千刀刑加在晓奇身上。”

熟悉吗?当一个女孩子被强奸了,家人羞愧难当,甚至逼女孩子嫁给强奸犯。路人还要指指点点:一定是她穿得太暴露。这种套路上演了千百年。

前不久,一位外国的女艺术家办了一个展览,叫“这是我的错吗?”。展览的展品是女性受到强暴时,穿的衣服。受害者们回答了那个惯例的问题:被强暴的时候,你穿了什么?

普通的牛仔裤T恤、裙子、甚至是警服。里面有儿童的连衣裙也有老妪的衬衫。这就是她们的答案。错在她们身上吗?

大家每个人都不愿意看到世界的黑暗。当黑暗的事情发生之后,大家本能地想逃避。所以,大家倾向于给施害者找个理由。因为受害者做错了某件事,所以才会受到这样的对待。那么只要大家不做错事,就不会有黑暗的事情发生了。

这样一来,李国华们愉快地享受着全社会给他们开脱的便利。无数的房思琪在地狱中又被全社会推了一把。黑暗随着她们消失在了地狱的最深处,剩下的就是世界大同。

当你对性侵案的受害者问出那个经典问题的时候,当你成为键盘侠指责受害者裙子太短的时候,当你把受害者的故事当做饭后消遣反复咀嚼的时候,别怀疑,你就是强奸犯的帮凶。

大家可能没有能力惩罚那些坏人,也没有能力帮助那些受害的女孩们。那么,最起码做一个善良的普通人,闭上自己的嘴,好吗?

简宝玉读书挑战打卡-《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