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丨慈悲32

一年后,来民的儿子悄然降生了,来民欣喜若狂。以后的几年里,巧玲又为来民生下了两个千金。而来民视巧玲与前夫的女儿为亲生闺女,把最好吃的东西留给她,过年做新衣服给她,而他自己生的儿女都穿旧衣裳。

只是来民真是苦命,在他五十岁那年,因脑溢血突发而走了。

巧玲又失去了一位最亲的人。

她哭干了眼泪。

一直到老,她再也没有找一个男人。

就这样,一个人孤独地老去。

平凡的人给我最多的感动,我为他们真挚的爱情感动!

来民和巧玲的爱情,是祖母第一次做月下红娘。

从此以后,祖母私下就开始做媒人了。据不完全统计,经她做媒相亲成功的应该有一百对以上,当然她不收媒人钱,如果这一对新人配对成功了,吃一包喜糖,或者一盒麻饼,这个是祖母乐意接受的。若给媒人钱,祖母坚决不收。祖母觉得,做媒是行善积德,不应该收人家的钱财。

关于祖母做媒人的事,后表。

这一年,是1958年。

母亲怀孕了。

当时,家里穷,没有钱买鱼肉,为了给母亲增加营养,祖母就到河里摸螺蛳,有时运气好,还会摸到一些小鱼虾。这天夜里,祖母拿了一只木盆,到河埠摸螺蛳。

母亲在岸上陪祖母。

祖母赤脚在河边。

“你感觉累,就回去休息。”祖母说。

“我不累。”母亲说。

“那你找个地方坐一坐。”祖母说,她的双脚在河里挪步。

“不要紧的,我不想坐。”母亲跟上说。

“啊哟,啊哟。”祖母突然大叫起来。

“怎么啦?”母亲急了,她以为祖母被蛇咬了。

“我脚划破了。”祖母说。

母亲不由分说,也走到河里,搀扶着祖母上岸。祖母一屁股坐在地上,忽然她想起了什么,对母亲说:“那一只木盆还在河里,你下去拿上来。”

母亲便又下河。还好,那一只木盆还在河边,因为无风无浪,木盆安然无恙。而祖母的右脚却严重受伤,被一块玻璃戮着了,而且戮得很深,血流不止。

母亲扶着祖母回到家里。

这时,父亲还没有回来。

母亲找出一块毛巾替祖母包扎了伤口。

“我去叫郎中。”母亲说。

“不用,又要花钱的。”祖母说。

“我有钱。”母亲说。又说:“还在流血,伤口很深,不找郎中怎么行?”

“这点伤不看医生不要紧的。”祖母说。

“要看医生的,我快去快回。”说完,母亲就走出家门,她去叫郎中了。

郎中来了,他对我祖母说:“玻璃还在脚心里,不拿玻璃出来,你这个脚怎么会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