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匣子

网图,侵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云匣子

晃儿的爸爸出差路过县城,让爷爷带回来一盒罐头。

爷爷蹬自行车走了三十里地才回到家,见晃儿已经坐在院子里,就将罐头递上去说:“今天这么快?我以为我会比你先到家呢。”

晃儿拆开包装盒,见到是芒果的罐头,立即笑的一脸馋意。但是随后她就撅起了小嘴,忽的坐到小板凳上:“怎么就不能回来家里,这么近。”

比起有芒果罐头吃,晃儿更想见到爸爸。

“这是出来办事,身边一群人呢,时间又管的紧,哪能说回来就回来。”爷爷说着留给孙女一个弯曲的背影。

晃儿不再作声,只是将怀里的罐头搂的更紧了。

吃完饭的时候,爷爷拧开了一瓶罐头。

“爷爷你看,这瓶子的形状......”晃儿的脸上似开了一朵漂亮的花。

“好看吗?”

“好看。”

爷爷用筷子挑出一块自己尝了尝,剩下的全都推给了晃儿。

晃儿这顿饭吃了很久,芒果罐头的甜美直到睡着了还挂在嘴角。

晃儿还将盛罐头的瓶子洗干净装在书包里,上学下学,跑出去田野玩,总要带着。

秋日的阳光似乎是金色的,天空蔚蓝,白云似棉桃里新绽放的棉花,堆积在田野上放。

爷爷在田里挥舞着锄头,收拾那点没被机械顾及到的玉米碴地。晃儿蹲在河堤斜坡的茅草丛中。她在找蚂蚱,碰到了蟋蟀也弓着手心拍下去,然后捧在耳边听一听。夜里这些虫子们总是叫个没完,现在却突然沉默了。

晃儿累了,趴在软绵绵大自然织造的毯子上,偶尔有扎人的草叶钻进衣衫内,她就转个圈,打个滚,于是就不再有痒痒的感觉了。

晃儿托着下巴打量自己的罐头瓶子,瓶子晶莹剔透,被她搁在河堤的高处,挺着浑圆的肚皮立在一棵茅草下面。风从北边吹来,棉絮似的云朵一路飘荡,朝瓶口划去。

“嘻嘻......”晃儿跑向瓶子,将它的盖子拧了下来,又回到原位置趴着去了。

天上的云移动的不够快,瓶子总也装不满,晃儿觉得是风的力气太小了,于是鼓起腮帮子帮着吹。直到爷爷在背后喊他,而她的脸颊也累的像小苹果了,晃儿才爬起来,慌张的跑向瓶子,她害怕跑慢了那些装进瓶子的云朵都溜走了。

“爷爷你看。”回去的路上,晃儿举着瓶子走在眼前,她想让晃儿爷爷看看里面的白云。

“咋了?”爷爷低头透过瓶子的玻璃看到的是红褐色的土壤,因此不足为奇。

“是白云,蓝色天上的白云。”晃儿说明道。

爷爷还在低着头:“呦!庄稼地跑到天上去了,我看看有没有张长出麦穗来。”说着弯下腰来。

晃儿揉了揉鼻子,说:“长的是棉花。”

回到家之后,晃儿将瓶子摆在床头的柜子上,晚上熄了灯,瓶子影射着窗前的月光,里面的白云似乎变成了闪闪的星星。

第二天一大早,晃儿抱着瓶子出现在爷爷面前瞪着眼睛说:“爷爷,爸爸昨天坐在白云上,来到我的床沿上了。”

爷爷见晃儿脸还没洗,小辫子逢松着歪到一边,于是拉着她往盆架前走起。

“整天抱着瓶子,别掉地上划着手。”爷爷一边给晃儿解头上的皮筋一边说。

“我不会让她碎的。”晃儿做起了鬼脸,因为爷爷手法笨拙,让她头皮生疼。

“以后睡觉之前得自己学着把辫子解了,今年都升二年级了,马上就要长大了。”爷爷说。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忘了。”晃儿开始弯腰用一只手往脸上撩水。

“都想谁了?”爷爷下意识的问。

“没想谁。”晃儿洗完脸不喜欢用毛巾,甩着头等水自然晾干。

爷爷自然知道孙女的心事,没去追问,用一把红色的塑料小梳子给晃儿梳头。

晃儿去上学了,他走在去往学校的田间小路上,头上的辫子甩东甩西。她手里举着一尘不染的罐头瓶子。

今天天气不是很好,蓝天像蒙了一层轻纱,不见了蔚蓝,也不见了棉絮似的云朵。于是,晃儿就把瓶子放低平端在眼前,这一下,瓶子里装满了树木和远处的房屋,仔细辨认还有纷飞的落叶在舞动,轻轻的像蝴蝶扇动着的翅膀。

(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