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想去那么一个地方,天空干净的,一点灰尘也没有,云儿白白地浮在青蓝青蓝的天空。一个人,一个人找块石头静静地,从早坐到夕阳染尽。

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奢望,更不去惦念是否比别人活的卑微,是否比别人优秀。傻傻地看脚下小草的枯瘦,虫儿怯怯地眼神,听不远处山雀的鸣叫,点一根烟,仰望山间那晚归的大雁和那只孤独的雄鹰。

真想去那么一个地方,放下尘世的喧嚣和吵闹,看淡人生的浮云和铅华,丢下一路走来的艰辛和疲惫。一个人,一个人找一个清雅,恬淡的地方,不去打扰那里的宁静,也不想让别人去惊扰自己的平静,一个人在山边也行,在长满野草的河畔也行。或静坐,或走走,或歇斯底里地大喊几声也行,只要不被别人打扰,不被自己的心欲和贪婪打扰就好。

真想去那么一个地方,心如止水,守一间红墙的房子,打坐在浅薄的莲花垫上,双手合一,不祈祷上天能给予我什么,只在乎心底干净的如一汪山泉。不叹息芳华殆尽的苦闷,更不计较这个世界欠谁的太多,又给予谁的太少。

真想去那么一个地方,不计较官大官小,钱多钱少,有名没名,只想揽一指梢春花秋月,看淡世间美丑,与岁月对酒当歌。

真想去那么一个地方,青青的芦苇,潺潺的流水,静守一垄野花芬芳,笑看人生百态,不强求房大房小,车好车坏,只在乎那一方山水,那一份宁静,与父母平安,与孩子乖巧懂事,与爱人举案齐眉,琴瑟合鸣,白头到老。

真想去那么一个地方,一个人,一个人在心田燃三烛香,一烛为自己前世平淡而感恩,一烛为自己今生平安而祈祷,一烛为自已来世不争而许愿。

真想去那么一个地方,在心里,在心田种一棵菩提树,静等花开花谢,淡淡地来,淡淡地去,放下尘世的喧嚣,看开人生起起落落,揽一脸淡然,扬一发梢阳光,笑看人生风风雨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