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说历史·贫何须逐

地方还是那个地方,人还是那些人,故事还是那些故事。跟有趣的人,一起把旧事趣说。

欢迎来到溯源的趣说历史。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有钱的生活在今天应该是不会有人拒绝的,即使前人经常有所谓不为五斗米折腰。可惜了这个有钱的生活,只是一个假设,大部分人还是在挣扎着求生存。

只能偶尔做做一夜暴富的梦,希翼摆脱贫穷。

扬子遁居,离俗独处。左邻崇山,右接旷野,邻垣乞儿,终贫且窭。礼薄义弊,相与群聚,惆怅失志,呼贫与语:“汝在六极,投弃荒遐。好为庸卒,刑戮相加。匪惟幼稚,嬉戏土沙。居非近邻,接屋连家。恩轻毛羽,义薄轻罗。进不由德,退不受呵。久为滞客,其意谓何?人皆文绣,余褐不完;人皆稻粱,我独藜飧。贫无宝玩,何以接欢?宗室之燕,为乐不槃。徒行负笈,出处易衣。身服百役,手足胼胝。或耘或耔,沾体露肌。朋友道绝,进宫凌迟。厥咎安在?职汝为之!舍汝远窜,昆仑之颠;尔复我随,翰飞戾天。舍尔登山,岩穴隐藏;尔复我随,陟彼高冈。舍尔入海,泛彼柏舟;尔复我随,载沉载浮。我行尔动,我静尔休。岂无他人,从我何求?今汝去矣,勿复久留!”

贫曰:“唯唯。主人见逐,多言益嗤。心有所怀,愿得尽辞。昔我乃祖,宣其明德,克佐帝尧,誓为典则。土阶茅茨,匪雕匪饰。爰及季世,纵其昏惑。饕餮之群,贪富苟得。鄙我先人,乃傲乃骄。瑶台琼榭,室屋崇高;流酒为池,积肉为崤。是用鹄逝,不践其朝。三省吾身,谓予无諐。处君之家,福禄如山。忘我大德,思我小怨。堪寒能暑,少而习焉;寒暑不忒,等寿神仙。桀跖不顾,贪类不干。人皆重蔽,予独露居;人皆怵惕,予独无虞!”言辞既磬,色厉目张,摄齐而兴,降阶下堂。“誓将去汝,适彼首阳。孤竹二子,与我连行。”

余乃避席,辞谢不直:“请不贰过,闻义则服。长与汝居,终无厌极。”贫遂不去,与我游息。

自古以为,富人有各种活法可选,穷人大致穷的一样。

缺衣少食的人,人穷志短,只能卖力气吃饭,风吹日晒手足重茧,以致没人愿意交往,缺乏社交自然不懂礼仪,生活每况愈下还遭人看不起。

然而一个人就算远上昆仑绝巅,破山挖洞而居,又或漂流海上,远离人群,贫穷以及贫穷所带来的,种种现实的无理依然存在。

不论古今,隐居始终是一个萦绕在中国人心头的梦。谁不知道邻崇山接旷野的生活不便呢?还是有很多人想要逃离,去到一个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桃花源里。

人们厌倦的不是贫穷,想要逃离的也不是贫穷,想要逃离的是富在深山有远亲的假情义。那显眼明白的功利,却遮遮掩掩,披上情感道义的皮,大打感情牌的虚伪,才是令人心累头疼的。

还想要逃离那穷在闹市无人问的冷漠。那直接的白眼,无情的呵斥,那不屑的轻哼,嘲讽的嘴角,同样令人心累无言以对。

首阳山里采薇人,连死亡都无惧,其品性一样无惧指责。穷真的不是什么可耻或者可怕的事情,无情冷漠虚伪功利才是。

君子固穷,一箪食一瓢饮不改其乐。只要不去在意世俗的愚昧和偏见就好。贫无须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