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应

风卷着沙粒疯狂地怒号着,似乎有说不尽的悲哀。一座普通的院落里,一对年轻的夫妻正对着一位年老的妇人鄙夷地怒吼着。

屋子里似乎收拾地还比较齐整,女人说:“你当初养我,还不如饿死我,让我如今被人瞧不起!”一边说,连看也不看她的母亲。

“连带着我也被人看不起。”男人也紧跟着抱怨着。老妇人嘴里发出了无声的言语,嘴唇颤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就连他们的孩子,老妇人的外孙,手里拿着一片干枯的树叶,如利剑般,冲着老妇人,他的外婆,大声喊:”杀!”

年轻女人似乎还有无限的委屈:“因为你,我从小就被不怀好意的男人盯梢,还有人对我动手动脚。”女人涨红了脸,继续抱怨自己的母亲。

她丝毫没有想起母亲为了她口里的粮食,拼命挣钱,每次委身他人,都把她托付给别人,不让她碰到难堪,她就像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子般长大,没有受到母亲的职业影响,老妇人让自己的女儿学了裁缝手艺,还给她许配了一个铁匠。

老妇人觉得自己已经尽职了。从来没有想到会有如此多的抱怨。

老妇人的眼神空洞而绝望,低头盯着自己身上的灰色棉衣上的扣子,思绪似乎回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连年战乱,丈夫已经被抓壮丁渺无音讯。家里破败不堪,唯一的一条棉被给了自己的女儿用,自己在草席上栖身。即便是这样,她们已经几天没有吃饭了,甚至屋顶上的洞还时不时地漏雨。

孩子饿的哭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她如百爪挠心般不知所措。心中只有念头,是偷是抢,她也不能让自己的女儿饿死。

她挣扎着走出门,双脚如同踩在棉花上。出门就遇上了一群衣衫齐整的官军,她向人家讨饭,人家却只想和她做交易。她实在走不动了,就只好屈辱地答应了人家。事后官兵给了她几个铜板,她和孩子一周的饭食解决了。

自此,她家里不再断粮,她的女儿也慢慢地长大了。看着她的小脸上慢慢地有了红润,她将自己的苦水往肚子里咽,午夜的呜咽正是她的悲苦和无奈。

数年过去了,女儿长大了,却越来越疏远她。因为她是名声不好的女人,她不怪女儿。

可如今,他们居然当面骂她,她拄着拐杖,来到荒无人烟的荒野中,抬头望着空中的黄沙,低头看着无稽的土地,空洞地眼睛挂满泪水。

她发出了无声的怒吼,她恨,却不知道应该恨谁。

几天后,人们在野外发现了她的尸体,她是自己绝食而死的。在没有粮食吃的时候,她没有被饿死,如今,日子好过些了,她却饿死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