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

6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源头活水,就是希翼,就是未来……

今年开学季,大家这偏僻村小,终于新分入一位招教老师。那天接到领导的通知,让我到镇上去接老师,赶到镇政府门口,领导已带着几个人出来了,见到我后就说:“这个小伙子选择了你们学校,你带着他回去吧!”

我看到一位20多岁小伙,背着背包,向我走来。

很多年没有来接过新入职的老师了,看到他的那一刻,我仿佛想到了20年前18岁的自己。

2001年8月19号,在那个一个村子也只有一两部电话的时代,接到通知让我到学校去报到,我激动、兴奋、忐忑,也是背着自己的包,带着梦想,赶到了当时的教育组,那时候的教育组长,是我上中学的校长,也是我的数学老师。见面寒暄之后,他说“你去王城小学吧,你们校长也是刚去!”。我背上包,朝王城走……

年轻人,对工作有的是期待、有的是时间、有的是精力。可现实也会与理想有一点点差距。走到学校后,看到破旧的校园和简陋的住室,心里还是有一点失落。

那时候,学校老师们都是自己做饭,烧的都是煤火炉子,报到第1天,只要学会生炉子,学会自己做饭。饭自己倒是经常做,可那时家里也一直在烧的是柴火,所以会有一些困难,不过终究还是生着了,心情可以说是五味杂陈吧。

20年前,一个月工资没有多少,家里紧紧张张也只能顾上生活,来学放学路上,等了好久才能遇到一辆车捎带一程,没车的时候只能不行。学校校长有一辆摩托车,回家的时候他总是给我顺带捎一程。

工作半年的时侯,平时话不多且严肃的父亲,东拼西凑的给我准备了一些钱,让我去买辆摩托车。

我花了5200元, 买了那辆陪了我十几年的银钢摩托车。那些钱,足够我一年半的工资,也是当时父亲一年多的工资,为了支撑我,他没有一点不舍。现在回想起来,虽然平时和父亲交流较少,见到他总是一种怕怕的感觉,但他那严肃的面容背后,也是浓浓的父爱!

新入职教师,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看着两边勾勾叉叉上的山路,会有一种怎么还不到的感觉,越往山里去,心理落差相对会越来越大。

可是,幸运的与不幸的同在,偏远也有偏远的幸福。

年轻人的加入,是会带来一个新气象的。一群人待时间长了,慢慢的就会停滞不前,犹如一潭死水,而这源头活水输入,就会给未来带来希翼的。

乡村学校的消亡,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也是大潮流而不可逆转的。看到一个个人去楼空的校园,几多失落,几多无奈。

近两个月来,总有一种江郎才尽的感觉,每天的日更,总是应付了事,自己也犹如一潭死水。

新学期的冲锋号已经吹响,看着那一双双明亮的眼睛,和那一张张纯洁灿烂的脸,自己也终究拨开云雾见晴天。

为了这些孩子们,不忘初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