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海角心连心故事一二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我也不例外,周围的事情总是影响着自己的选择和行为。

2011年6月7号,在千万高三学子为实现自己大学梦想奔赴考场时,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被却奔赴了刑场。记得我坐在去学校的班车上心里特别难受,为张妙,也为药家鑫。如果药家鑫在撞倒张妙后对其施救而不是拿出刀子的话,可惜人生只有一次,没有如果。13年4月1号愚人节,复旦大学。研究生林森浩想整治一下室友,在饮水机里投毒。没想到室友中毒身亡。林森浩勤奋好学,独立撰写的十几篇论文刊登在国际学术刊物上;林森浩为人善良,汶川地震他作为志愿者去灾区服务,他曾无偿献血。14年,以前教过一年的一位同学在某重点大学坠楼身亡。这对我打击很大。

林森浩被实行死刑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小时候没有人告诉我遇到困难和纠结该怎么办,自己读的经典作品太少,做事太直,不会拐弯,没有底线。是的,人就是这样,一念在天堂,一念在地狱。相比较而言读书多的孩子一般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遇到问题的时候也会理智沉着对待。可是,爱读书的人越来越少了,尤其是农村。家长相对学问水平不高,也没有时间陪孩子读书,于是我想可不可以利用周末时间到学校或者村里去陪孩子们读读书,给家长们讲讲读书的重要性和怎样读书?这件事和几个朋友说起,他们表示很支撑,其中包括阅读推广人常生龙先生和企业家张建君先生,张建君先生当即说要資助10000元作活动基金,其实他之前一直在资助大家班的一个贫困生。

2016年春节前夕在老家听到的一则骇人消息促使我做出最后决定并立马行动。一朋友的孩子喝药自杀,他小的时候聪明伶俐但不愿读书,早早辍学了。很能干,有自己的运输企业,但是赚钱后染上赌瘾、欠债太多。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广而告之”说春节期间把自己抢的红包给孩子们买书,请大家原谅我只抢不发。在海南旅游的厦门博友见到后当即把红包里的零钱都发给了我——89块;接着几位教育志愿者呼应说愿意一起行动。2月,省教育志愿者在济南燕子山庄开会,来自聊城、淄博、商河的老师和我四个人在宿舍面对面成立了“天涯海角心连心公益助读团队”。

鉴于16年我还在商河支教,就决定把助读活动落地商河。在商河县教体局的帮助下,我认识了几个小学校长。一边和他们网络沟通,一边联系济南的教育志愿者甸柳中学的李民老师、齐鲁私立学校的孙磊老师还有我的学生杨继坤组织了第一批图书募捐。给老师买的书籍加上募集的总共近8000册。几经选择,我选择了最偏远的郑路镇张庙小学。捐书只是形式,通过助读培养自读才是目的。首先要让老师和家长认识到阅读的好处。

我问常生龙先生能否来参加助读活动启动仪式,给老师们做个报告。3月份他在北京行政学院学习,恰好有个周末要回上海处理事物,他答应途中在济南逗留一下,为老师们做一场主题报告。12号来济南的火车上他发短信说:高老师,我在发烧,整个人都要虚脱了,还咳嗽。到商河你们不要等我吃饭了,我需要立马休息一下。他到达后,县教体局的张局长为他准备了一盆姜汤。第二天,他在宏德礼堂做了题为《教学,因阅读而美妙》的报告,拉开了助读活动的序幕。那次活动,极大激发了农村老师读书的热情。

在助读之前,党校长带着我去家访。被家长的热情感动,同时了解到了他们的困惑和问题。在李高曹村,有个叫李光瑞的小男孩,喜欢上网,他爸爸在淄博打工,妈妈在附近的服装厂上班,妈妈晚上回到家时已十分疲倦,又想自己刷刷手机。等到家长发现孩子出现网瘾的时候,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为了孩子,光瑞妈妈坚持参加助读活动,渐渐的,她改变了自己,也改变了孩子。如今她们母子已经养成了自主阅读的习惯,有时妈妈忍不住看看电视或者玩玩手机,光瑞会提醒妈妈:高老师不是说过,与书为友,天长地久吗?不仅如此,光瑞妈妈从书中悟出了道理,不再过分看重金钱,与公婆的关系也逐渐改善,她说助读改变了他们,我是她家庭教育的启蒙者。这样的例子不只一个,有好几位家长辞掉了外面的工作,不再让孩子成为留守儿童。

为了方便孩子放学后有个读书、游戏的地方,大家决定在村里开办书屋。家长的热心超出了大家的预期:有位家长把自己住的大屋子腾出来,让孩子来读书,自己一家人搬到了偏房里。

小郭家一位长期参加活动的家长希翼大家在她家建个书屋。因为当时这个村不少人习惯了没事打扑克、喝酒、侃大山,所以大家觉得时机还不太成熟,但她拉着我的手说:越是黑暗的地方越需要光明。

截至目前,大家已经建起了20多个书屋。而助读活动的顺利进行,首先需要助读人员和书籍。是大家的爱心奉献为活动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前行动力。以实验为例,16级国际部有个学生叫冉新平,她妈妈不仅认真编写助读教案、每次陪同女儿前往助读,还亲自登台为孩子讲课、为家长培训。还有个孩子叫孙子力,妈妈偷偷捐了一千元给天涯海角心连心,嘱咐我不要声张;还有个孩子叫刘子牧,有次孩子考试不能参加助读,他爸爸依然带队前往书屋。不少参加活动的孩子,回来后将自己的经历、感受写下来,投稿发表,得到稿费又捐出来买书。

还有一些未曾谋面的朋友。一位叫阿莲的家长说:高老师,我想麻烦您办点事,可以吗?

我以为她可能要咨询孩子教育的事,“您请说,别客气!”

“我想捐500元,麻烦您把它变成书。”

活动开展以来,我习惯了有时间就到各个书屋的微信群里转转,听听孩子们的读书声,说上一两句话。前不久因为某个周末去家庭教育项目县支教,我有两天没有关注微信群。结果一位家长留言:高老师,您怎么了,您都有两天没来了,孩子们和家长们不放心,让我代表她们问问您,您没事吧?”

我告诉她我很好,就是有点忙而已。

家长说:“那就好,高老师心里装的是千千万万个孩子,可孩子们心中只有一个高老师。孩子们会好好读书的,高老师,您放心。”

在国外上班的一个学生回来后跟我参加了一次活动,回家把助读团队的事情告诉了他爸爸妈妈,结果他爸爸就为自己老家的学校捐了一大笔钱。这个孩子说:高老师,我是您亲手栽出的千千万万朵花中的一朵小花。您的学生无论走到哪里,您永远是我的恩师。您的学生不会给您丢脸,也不会给中国丢脸。

济南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的李蔚老师参加过几次活动后说:“助读活动是当下最有效的参与陪伴孩子的一种方式。”最近她提出的“助读式实习支教与师范生创新意识及创业能力培养 ”项目得到了学校领导的认可和支撑,正在申请省教育厅的课题。

最让我感到高兴的一件事情,是参加过几次活动的高宇同学放弃了原来的想法,选择了免费师范专业。几年后,乡村教师队伍里将又增加一名对农村怀有深厚感情的年轻人。

15年,张厅长在给我颁发志愿者证书时握着我的手说:您让我非常感动。其实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老师,能量非常有限,只想活出真实完整的自我,做自己应该做的事、喜欢做的事、能做的事、有利于他人的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