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同学的真实性

交往过的同学有不少,姓李的同学也有几个,他们都有各自的独特魅力。在众多方面与众不同,此次只说最近接触的一个“同学”。


前些日子喝过很多场酒,其中四场是跟两个三十岁的大哥,还有一个我青梅竹马的伙伴大家四人一起。那两个大哥小时候见过面,也说过话,只是最近才算是正式认识。年长一点的是个回族大哥,我叫他小马哥,我小时候七八岁的样子曾跟着奶奶去河边放羊,多次碰到他,后来大家约过一起放羊,只不过那样的日子短暂,后来就不放羊了。读初中时,我上下学骑自行车在路上会碰到这个大哥,原来他也不放羊了,在镇子街道上摆小摊,所以大家碰到的机会多一点。


那时候还觉得他有点游手好闲的样子,整天在外漂泊。也是最近得知他是有小儿麻痹症,所以对他稍有同情。听他说他已经结婚了,第一次喝酒时帮他填了一下家长承诺电子书,我顿时觉得大家是有隔阂的。


另一个大哥我小时候在田里边见过,他去掏别人家的核桃,然后会分大家小孩子一人一个,他很机灵,不木讷。之后的十几年没有见过,我几乎是已经忘却村子上还有这么个人。伙伴说他是从监狱出来不久,由于打架斗殴,三四个一起的哥们跑了,他自己被抓并吞下了所有的罪名,以主犯的量刑叛为十年有期徒刑,劳教教做人,十年光阴改变了不少,也耽误了不少,惋惜和痛恨之情回荡心头。我叫他平哥,似是初次认识,大家都很豪爽。


小马哥酒量堪忧,为了结识兄弟朋友还是竭力陪伴,叫大家喝酒的是他,喝不了的也是他,他是大家仨调侃的对象。此人过于热情,殷切难以对付。第二次喝酒,他怕我不来,因为每次酒水钱都是他付,我只付了一次肉钱,由于这些个原因他善意的骗我说让我到他家来帮帮忙,也是,如果是说来喝酒吧,我是拒绝的。能帮自然是要帮了,晚饭后,我就去了他家,答案已揭晓,没错,就是单纯的喝酒。


起初只有我俩人,他作为兄长说了一些他的往事,其中不乏一些坏坏的羞羞事,我听起来都觉得有些奢靡,尤其是俩人还是有十岁的年龄差距。我说你再这么说我就回去了,本来也不想喝酒。别的还好吧,小马哥喝不下多少酒,就让大家仨独自喝大,每一回都这样。他稍微收敛了一下激动的神情,说我给你看一张相片,是一个十九岁的姑娘,我说这是?你已经结婚了啊,莫非……不太能言明,只说是他们关系比较暧昧,听说我现在已经分手了,就让我加这个女孩,我问原因他也不说。难道让我帮你探探此人的忠心诚意吗?后来我还是加她QQ了。


第二天才同意的,也不说话,到了晚上才说能不能一起好好聊聊,我关掉了游戏,说“可以呐。”她有男生与生俱来的对陌生人的熟悉和自由,初次聊天,互不熟悉,就直说男女之事。从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开始,一步一个脚印的进行下去,好有错落感,我是棋子吧。我倒不是怕,不好意思,稍有点胆怯,我在明处,她在暗处。说了很多很污的事,只跟女朋友说过的事,她是第二个人。我以为我分手后生活会比较平淡无波澜,哪有那么容易,暴风雨随时会来临的。


聊了三五天,发现她的作息时间是反常的,我的直觉是可怕的。她又不是学生,午夜两点了还没睡,凌晨四点依然给我发消息。想来好像没有一次她是正在在线的状态,聊了几句就会莫名的离去。我问她深夜不入睡到底在干嘛?——不回答哦!

小马哥一如既往的热情似火,在兄弟群里面常常发语音,几乎全是他的消息,大家别人不说话,好奇怪哦。跟我私聊也是,“起床了吗?”“睡醒了吗?”我不说话。


那女孩对我说,说为啥不理她哥,我说没有不想理的意思。之前问小马哥和她啥关系来着,糊弄过去了,是她认的义兄,嗯嗯,挺好哦!那女孩继续对我说:“昨天我哥喊你到街上玩,为啥不去?”我说:“小马哥做生意不能耽误。”他们在分斋,不久要过年了。“过年的时候你去好好陪陪我哥吧。”我不想说话了。有时候我都觉得小马哥和这个女孩子是同一个人。我真的不想说话了,之前她骗了我一次,情节奢靡难堪,令人发指,我都觉得自己很下作,我很低级。既然这样,她说“你跟我不想聊天了,也不理会我哥哥,我让我哥以后不来打搅你了。”这句话说的好啊,你们是一伙的,他听你的话,你能做他的主,我无话可说。你还说要我问你们之间以前发生了什么事,不好意思,我真的没兴趣问,我只想知道你能诚实的告诉我一些什么,现在我对他二人僵持了,小马哥最后一次不说话,他果然很听话。